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商网看点 > 正文

记者实地走访西安25家被投诉诊所医馆 有的仍在雇“医托”拉人

日期:2022-06-10 16:42:56     来源:华商网   编辑:ZL
导读:为什么“医托”屡禁不绝?西安市到底有多少家医馆涉嫌雇佣“医托”?被曝光之后的医馆是否还在经营?
  
\

 

  今年5月7日,华商报A06版以《需要什么样的猛药 才能治理医托顽疾》题,报道了医馆涉嫌雇佣“医托”骗人的问题。

  为什么“医托”屡禁不绝?西安市到底有多少家医馆涉嫌雇佣“医托”?被曝光之后的医馆是否还在经营?

  记者梳理了两年来,市民向华商报热线029-88880000反映的60余条医托投诉,发现这些患者的经历基本如出一辙。统计显示,有中医馆两年内被投诉9次;还有中医馆在同地址先后3次更名,后都被投诉存在医托。

  5月17日起,华商报记者对涉及的25家中医馆进行实地回访,发现大部分的中医馆已关门,少量中医馆还在营业。其中,还有中医馆在雇佣医托,欺骗患者。

  实地走访 投诉涉“医托”25家医馆 大部分已关店或挂牌转租告示

  1.医馆名称:泓森堂国医馆

  曾用名:洪升堂国医馆

  被举报次数:3次

  举报时间:2020年8月12日;2021年8月20日;2022年3月6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昆明路与民洁路交叉口以西的泓森堂国医馆,该店铺大门紧闭。附近居民说,该中医馆已开店两年多,最早是一家正规的中医店,倒闭后有一群人接管了这里,开始叫洪升堂,后改名为泓森堂。今年1月前,该中医馆关门,至今没有开业,“听说是因为雇佣医托骗人,所以被关门了。”

  2.医馆名称:充元堂诊所

  被举报次数:3次

  举报时间:2020年11月12日;2021年1月26日、4月23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紫薇臻品小区东门附近的充元堂诊所。该店门牌已卸,挂着招租信息。附近居民说,该中医馆已于2021年6月前后关闭。去年四五月,华商报曝光了这家中医馆雇佣医托骗人的事情后,有关部门经常来检查,不久就关店了。

  3.医馆名称:合康堂中医诊所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1年7月5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西安市科技路与团结南路交叉口以西的合康堂中医诊所。该店铺门头已被卸下,店门还挂着商铺出租的告示。附近商户说,该店去年营业,因雇佣医托被华商报曝光后,有关部门经常上门检查,没多久便停业了,“这间铺子已经空了大半年了。”

  4.医馆名称:德鑫堂国医馆

  曾用名:博康堂国医馆、医健堂雁塔中医诊所

  被举报次数:6次

  举报时间:2021年9月6日,9月10日,12月15日;2022年2月23日,3月6日,3月23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该店铺,门口挂着“装修期间,停止营业”告示。附近店铺的工作人员说,这个中医馆前后改了3次名字。今年三四月,他们被人举报雇佣医托,后来就再没开过门,“听说他们不干了。”

  5.医馆名称:益健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1年12月14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在朱雀大街和青松路附近走访,未找到该中医馆店铺。

  6.医馆名称:保济元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1年4月21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前往位于长乐东路家天下小区附近的保济元堂中医馆。该店铺门头已卸,店门有“保济元堂中医馆”字样,一旁还贴着“空房出租”。附近商铺说,去年7月开始就没有见该中医馆开过门。

  官网相关告示:2021年7月13日,新城区政府官网发布《新城区卫生健康局关于同意注销西安新城保济元堂中医诊所的批复》显示,同意该医馆法定代表人李某注销西安新城保济元堂中医诊所的《中医诊所备案证》。

  7.医馆名称:常安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1年8月4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雁塔北路附近的陕西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院,研究所安保人员说,去年四五月,中医馆租用了院内的门面行医,期间不少患者因没看好病向有关部门投诉。半年后,中医馆关门。今年,那间店铺已经租出去了。

  8.医馆名称:合方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9次

  举报时间:2020年12月15日;2021年7月27日、8月10日;2022年5月4日、5月5日(2次)、5月6日(3次)

  现状:5月5日、6日,华商报连续两天曝光该医馆。5月6日,该医馆被新城区卫健局责令停业。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五路口以东的合方堂国医馆,该店店门紧闭,门上贴着封条。

  9.医馆名称:西安容大中医馆

  曾用名:容大五行健康馆

  被举报次数:3次

  举报时间:2020年8月15日;2021年1月10日、1月21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发现曾经是西安容大中医馆的店铺处,目前是雁塔区电子城太白南路社区卫生服务站。附近居民说,西安容大中医馆以前就在此处,后来换成了社区卫生服务站,“换没换人不清楚”。

  官网相关告示:2021年12月8日,雁塔区政府官网发布《雁塔区行政审批服务局关于拟同意西安市雁塔区电子城太白南路社区卫生服务站执业登记的公示》显示,西安市雁塔区电子城太白南路社区卫生服务由西安容大五行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举办。

  10.医馆名称:普济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5次

  举报时间:2021年9月7日、10月14日、10月17日、11月23日、11月25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华清路与公园北路丁字路口东南角曾经的普济堂中医馆,已改名为颐元堂,大门紧锁。据附近居民说,去年,普济堂中医馆在此开业。今年3月前后,普济堂改名为颐元堂后,开业没几天就关门了。”

  官网相关告示:2021年11月26日,新城区政府官网发布“关于撤销西安新城福润堂中医诊所等4家机构《中医诊所备案证》的公告”显示,普济堂中医诊所因管理混乱、被多次投诉、存在严重事故隐患,可能直接影响医疗安全,故对其《中医诊所备案证》予以撤销。

  11.医馆名称:景昊中医诊所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2年4月28日

  现状:4月29日,华商报曝光了该中医馆雇佣医托一事。5月17日,记者来到公园北路与兴工东路东北角发现该中医馆已关门。附近居民说,这家医馆起码开了一年,4月底还开过,“可能受疫情影响,不干了吧。”

  官网相关告示:2022年4月30日,新城区政府官网发布《西安市新城区卫生健康局关于同意注销西安新城景昊中医诊所的批复》显示,新城区卫健局已同意注销西安新城景昊中医诊所的《中医诊所备案证》。

  12.医馆名称:泰泽国医馆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2年2月23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前往广运潭西路与浐灞二路交叉口以南的泰泽国医馆,发现该店铺店门紧闭,一旁贴着“此房出租”,店内设施还未搬离。附近商户说,泰泽国医馆是一家药店,基本都是早上营业,下午四点左右就关门。一月前关门后一直没有开业。

  13.医馆名称:六本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2次

  举报时间:2022年2月25日、2月27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前往北辰东路与广安路交叉口以南的六本堂中医馆,现场已不见该中医馆踪迹,原店面已入驻了其他商户。附近居民说,六本堂中医馆关了两个月。一月前,那家商铺入驻了新的商户,“听说他们关门和雇佣医托有关。”

  14.医馆名称:立正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3次

  举报时间:2022年3月5日、4月19日、5月13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前往百花村地铁站以南的立正堂中医馆,该医馆大门紧闭,门口贴着“重新装修,暂停营业”告示。

  15.医馆名称:西安未央仁慈中医诊所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0年8月19日

  现状:5月18日,记者前往文景路与纬二十七街交叉口西南角的西安未央仁慈中医诊所。该店铺挂着“商铺出租”告示,店内的桌椅上落着厚厚的灰尘。附近商户说,这家中医馆已关店1年左右,商铺也一直没有租出去。

  官网相关告示:2021年1月8日,未央区政府官网发布《未央区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所关于2020年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情况公示》显示,西安未央仁慈中医诊所存在“擅自变更执业地点”的不良执业行为。

  16.医馆名称:康健堂中医馆

  曾用名:康洪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1年12月5日

  现状:5月17日,华商报记者来到天坛西路杨家村附近的康洪堂中医馆,发现店门紧锁。附近商户说,康健堂中医馆今年3月开门营业过一段时间后就关门了。

  17.医馆名称:颐兰庭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2次

  举报时间:2021年7月6日;2022年5月7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前往南二环含光路交叉口东北角的颐兰庭中医馆,该店在正常营业。

  18.医馆名称:西安莲湖丁立家诊所

  被举报次数:2次

  举报时间:2021年4月6日;2022年5月17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明觉巷与南小巷交叉口以西的西安莲湖丁立家诊所,该店店内紧闭。附近居民说,该诊所已经开了两三年了,前些日子还在营业,十多天前关门的,“估计过几天就营业了”。

  19.医馆名称:刘新荣中医诊所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1年9月30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劳动路与劳动西路附近,但未看到刘新荣中医诊所。附近一店铺工作人员说,这间诊所去年年底倒闭了,目前,商铺已变成了水果店。

  官网相关告示:2021年10月29日,莲湖区政府官网发布《西安市莲湖区卫生健康局2021年10月行政处罚信息公示》显示,西安莲湖刘新荣中医诊所因未将医疗废物按类别分置于专用包装物案,被警告并罚款5000元。

  20.医馆名称:西安莲湖丰庆路诊所

  被举报次数:2次

  举报时间:2022年4月16日、4月27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解家村路附近的西安莲湖丰庆路诊所,该诊所正在营业。工作人员说,最近刚刚恢复营业。谈及“医托”,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官网相关告示:2021年10月29日,莲湖区政府官网发布《西安市莲湖区卫生健康局2021年10月行政处罚信息公示》显示,西安莲湖丰庆路诊所因使用药品未按规定开具处方,被警告并罚款10000元。

  21.医馆名称:莲湖西诚门诊部

  被举报次数:1次

  举报时间:2021年5月22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汉城南路西钞小区附近,莲湖西诚门诊部的门头已被卸下。附近居民说,该诊所已开业3年多,去年被曝光雇佣医托,没多久就关门了。

  官网相关告示:2021年3月11日,莲湖区政府官网发布《西安市莲湖区卫生健康局2021年3月行政处罚信息公示》显示,莲湖西诚门诊部因使用未取得药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人员从事处方调剂工作案,被罚款1500元。

  22.医馆名称:常春林国医馆

  被举报次数:2次

  举报时间:2021年12月7日;2022年3月3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凤城四路兴盛园与仪凤巷附近的常春林国医馆,医馆大门紧闭,门口贴着联系方式,称“有事出门,电话联系”。附近居民说,该医馆起码开了两年多,但老板换没换不清楚。里面很少有人,基本只在早上营业,“最近一次开业是5月16日”。

  23.医馆名称:玖和堂中医馆

  被举报次数:3次

  举报时间:2021年8月2日、10月8日、12月5日

  现状:5月18日,记者来到位于御井路唐樾六和坊附近的玖和堂中医馆,店铺已关门。附近居民说,该中医馆去年六七月前后在此开店,不仅雇佣医托忽悠病人,还向周围的老人宣传能治疑难杂症,很多人发现受骗后向有关部门反映,去年12月前后关门。

  24.医馆名称:康成堂中医门诊部

  被举报次数:2次

  举报时间:2020年5月12日、7月25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来到位于浐灞半岛A15区的康成堂中医门诊部,店铺已关门。附近居民说,该诊所已关门近两年,当初是因为雇佣医托,被有关部门责令停业。2020年至今,一直没有开门。

  25.医馆名称:德济元国医馆

  被举报次数:2次

  举报时间:2020年12月19日;2021年7月3日

  现状:5月17日,记者前往建设西路与测绘东路交叉口以西的德济元国医馆,该医馆门头还在,但大门紧闭。附近商户说,2019年,这家医馆开业,生意一直不温不火。2021年下半年,医馆关门。

  走访结果:只有个别还在营业

  经统计,曾被市民举报的25家中医诊所中,14家医馆、诊所已闭店,或卸下招牌,或挂转租告示,或搬空店内设施等;其余医馆或开业,或关门但未挂招租信息,或关门但近期仍有开业。

  

\

 

  数据显示:部分中医馆“生命力顽强”

  记者梳理走访情况及投诉发现,西安市朱雀大街与天坛西路交叉口西北角一中医馆,在短短1年时间内,先后使用过博康堂、医健堂、德鑫堂3个名字,且都被市民投诉“存在医托”。

  2021年12月14日,华商报第一次曝光该医馆。当天,杨先生在西京医院求医时,连续遇到“热心大姐”、“病友”等医托,并在医托引导下,前往医健堂雁塔中医诊所找西京医院的退休“名医”问诊,花1830元购买中药,事后才发觉自己被骗了。当天下午,华商报记者同杨先生前往现场,医馆负责人很快为杨先生全额退款,并表示医馆不存在雇佣医托的行为。后记者从雁塔区卫健局了解到,医健堂中医馆的前身名为“博康堂”,因接到较多医托投诉,已经进行查处。后博康堂中医馆注销,原地址又开了医健堂中医馆,更换了名字和法人等。

  2022年3月23日,华商报第二次曝光该医馆。市民曹先生反映,他察觉德鑫堂国医馆内存在异常,便进行了蹲守,发现里面疑似存在医托。3月22日至23日,记者先后两天前往现场蹲守,最终发现该医馆内存在医托,遂向雁塔区卫健局反映。据了解,德鑫堂国医馆的前身是医健堂雁塔中医诊所,华商报第一次曝光后,其更名为“德鑫堂国医馆”。

  2022年4月8日,华商报第三次曝光该医馆。3月16日,来自甘肃的小美(化名)和大山(化名)在西京医院挂号时,先后被3名医托,引导至德鑫堂中医馆找西京医院的退休“名医”问诊,花近8000元购买了中药。回家后才意识到受骗了。4月8日,华商报记者现场看到,德鑫堂国医馆大门紧闭,门上贴的《通告》显示“疫情期间,门诊停诊”。旁边还贴着“店铺招租”信息。中医馆负责人为其退款6000元,并告诉记者,中医馆已经不办了,坐诊医生已离职,店铺目前正在转让。

  5月17日,记者走访此处时,该中医馆门头已卸,但临时隔离点、医馆相关告示等还在,门上贴着“外出一下,有事电话联系”,4月8日张贴的“店铺招租”信息已不见。

  类似德鑫堂国医馆的中医馆还有一些。合方堂中医馆虽未更名,但最早的市民投诉时间为2020年12月,最近的市民投诉时间为2022年5月,期间共收到9次投诉;西安莲湖丁立家诊所最早的市民投诉时间为2021年4月,最近的市民投诉时间2022年5月……

  记者注意到,在“医托”投诉中,有记者介入后退费的,有自行联系后退费的,还有向有关部门投诉后退费的……但即使医馆退费,也会表示他们资质齐全且合法,退费是因为患者觉得药没效果,然后坚称“医馆没有雇佣医托拉客。”

  

\

 

  记者蹲守 先后有3名患者被带到颐兰庭中医馆

  一些宣称“没有医托”,且具有合法资质的医馆诊所,真的没医托吗?5月18日上午10时,记者现场蹲守了颐兰庭中医馆。

  上午10时15分,记者看到,颐兰庭中医馆内有多名工作人员。

  10时30分,3名女子乘网约车到达医馆附近,小芳(化名)提着医院的病历袋,另有蓝衣女和黑衣女子相互搀扶,一起进入医馆。

  10时58分,提病历袋的女子小芳同蓝衣女、黑衣女走出医馆,手上提着一袋中药。记者上前询问时,黑衣女子说,“她们不是从医院过来的。”然后连忙跑进医馆内。

  小芳说,蓝衣女是她的母亲,从陕南来西安市红会医院看韧带损伤,之所以到中医馆,是因为红会医院有医生给她说,院内的返聘名医杨大夫在这里坐诊,“他说,我挂的是专门做手术的大夫,不一定能治好,杨大夫不用做手术就能把病治好。”她说自己过来的,黑衣女刚好也是同样的病情,她们搭了个伴。

  “你可能遇到医托了。”小芳和她母亲听到记者提醒,满脸疑惑,表示不信。记者随即带她们进入医馆。记者注意到,医馆内除杨大夫与医馆田姓负责人在场,其余工作人员及刚刚跑进医馆的黑衣女子都不见了。记者看到医馆内部有一个后门直通楼外。

  田姓负责人说,杨大夫是西安市红会医院退休大夫。当记者询问杨大夫时,他称自己是从老家澄城县退休。面对矛盾的说法,小芳和她的妈妈这才察觉出了猫腻。

  见此情形,田姓负责人为小芳全额退款,但他坚称中医馆内没有医托。

  11时17分,记者走出医馆后,先后遇到两拨被医托从医院引至中医馆的患者。一名患者得知是遇到医托后,连忙乘车离开。

  另一名患者吴女士起初听记者劝导时,表示不信,但一回头发现,陪她一起来的“病友”已经消失了,她这才意识到有问题。吴女士说,她是陕北人,当天在交大一附院挂号看胃病,接连遇到有类似症状的“病友”,又恰巧有“好心人”称杨大夫是交大一附院“名医”,退休后被返聘回医院,当天在中医馆坐诊,所以来到了这里。

  对话“名医” 他们都称不是在西安的医院退休

  景昊中医诊所“名医”王某

  今年4月27日,西安市民刘真(化名)投诉称,他在唐都医院挂号时遇到医托,对方表示“名医”王某是唐都医院退休医生,目前在外坐诊。随后,医托将刘真引至莲湖区丰庆路诊所,在向王某问诊后,购买了近4000元的中药。联系复诊时,他得知王某又跑到新城区景昊中医诊所坐诊,意识到被骗。

  4月28日,记者同刘真前往景昊中医诊所,店铺负责人为他全额退费。采访过程中,记者见到了“名医”王某,王某说,他今年70多岁,“我从宝鸡某医院退休,不是唐都医院的医生。”说完迅速离开。

  

\

 

  立正堂中医馆“名医”苏某

  今年5月12日,市民谭丽(化名)投诉称,她在交大二附院看皮肤病时遇到了医托,对方表示“名医”苏某是交大二附院的退休医生,目前在外坐诊。她同医托前往立正堂中医馆,在向苏某问诊后,购买了近2000元的中药。后来,在朋友的提醒下,意识到上当了。

  5月13日,记者同谭丽前往立正堂中医馆,店铺负责人为其全额退款。期间,记者采访了“名医”苏某。

  苏某说,他今年70岁,商洛人,从商洛某医院退休后在家闲不住,来西安找机会做医生。通过网络平台、熟人介绍、上门应聘等方式,和西安多家医馆建立联系,“我一个月能坐诊二十多天,老板会提前电话通知坐诊地点,我自行前去,一天220元。”记者追问,通知的老板是同一人吗?苏某回复,不是同一人,他和多家中医馆负责人都有联系,确认长期合作的,他会将证件注册到医馆。

  谈及问诊,苏某说,以前在医院看病,他第一次会给病人开一副药试试,可以了才再开三五副药。如今,他在此坐诊他只负责坐诊看病,开药方,抓多少药、卖多少钱,由医馆决定的。

  不清楚该医馆雇佣医托吗?苏某说,他是路过立正堂中医馆时,进来问他们是否需要坐诊中医,然后留了联系方式,具体医馆怎么运营,他不清楚。

  颐兰庭中医馆“名医”杨某

  5月18日,记者发现颐兰庭中医馆存在医托拉客情况后,采访了患者口中的“名医”杨某。

  杨某说,他今年79岁,以前从渭南某医院退休,有执业医师资格证。退休后,一做中医的老乡介绍他来西安做中医大夫,“想着闲了逛逛,就来了。”两年前,颐兰庭中医馆联系到他,以每月开六七千元的薪资聘请他做全职大夫,“这里就我一个大夫,我只负责看病开方子,具体开多少副中药,医馆在操心。”

  医托“套路”

  根据市民投诉遭遇“医托”的情况,记者梳理分析发现,患者几乎都是在医院就医过程中被骗的。其中,27名患者被医托从西京医院带至医馆、诊所;2名患者被医托从西安市儿童医院带至医馆、诊所;14名患者被医托从唐都医院带至医馆、诊所;5名患者被医托从陕西省中医医院带至医馆、诊所;3名患者被医托从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带至医馆、诊所;6名患者被医托从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带至医馆、诊所;4名患者被医托从西安市红会医院带至医馆、诊所;1名患者被医托从陕西省人民医院带至医馆、诊所。

  第一步:引导

  患者张三前往医院求医,在等待挂号、或等待就诊过程中,医托A登场。医托A会伺机主动搭讪张三,成功搭话后,医托A会透露,他或他的亲戚曾出现过与张三同样的症状,在该医院某专家处,花大价钱但始终没有治好,后来在该院中医大夫李四处治好。正当张三犹豫时,医托A会让张三前往该院某门诊楼,称中医李四在那边坐诊,不需要挂号。

  第二步:双簧

  张三按照医托A指引,前往指定地点,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会有自称是医生、保安、保洁等身份的医托B登场。医托B主动联系张三,询问张三找谁、看什么病等问题,在得知找李四后,医托B会说,李四数月前已退休(或今日在外坐诊)。此时,医托C登场。医托C凑上前来,称自己是同样的病,在医院看病许久但没有效果,随即表示要找李四看病。

  张三在将信将疑时,医托B拿出了李四坐诊的中医馆地址,医托C会拍照记录。此时,若张三没有迟疑,医托C便会同张三一起打车、坐地铁等前往中医馆;若张三还在迟疑,医托C会按照医托B提供的联系方式,拨通医馆电话,询问挂号情况。电话接通后,医馆会说,今日只剩不足3个号可以预约,问是否预定。医托C立即约号,然后将手机递给张三,让张三约号同他一起前往。张三向医馆预约号码后,同医托C前往医馆。

  第三步:收割

  张三同医托C前往中医馆后,二人先后进入问诊室,找李四看病。张三见到李四,直言了他的病情症状,李四将症状写在病历上。随后,李四为张三把脉,说一些张三身体存在的问题,随即便写下了处方,交药房抓药。结账时,张三抓了15副支付了近2000元。

  医托C见张三买药后,提着药和其一同离开。最后,医托C在送走张三后,提着药返回中医馆。

  

\

 

  医托”为啥这么难打击?

  民警:“药是否对症”难以认定,只能以“扰序”处以行政拘留

  5月21日下午,记者联系到西安公安一民警。

  关于“医托”拉客过程中存在的违法违规情况,他说,医托从医院拉患者前往中医馆,这个过程中,从医院拉患者属于扰乱公共秩序行为。中医馆、医师资质合法,所以患者到中医馆问诊、买中药的过程是否违法违规,不好界定;只有拿出其“捏造事实、虚构真相”情节的证据,且达到3000至5000元的涉案金额,才构成诈骗罪。在具体办案过程中,中药是否能治患者的病,涉及专业性强,没有专业检测机构的证明,公安机关很难判断,因此诈骗罪很难定性,“此前,外地警方在办相关案件时,有抓到同药治不同病的情况,这就是比较明显的诈骗情节,但此类取证并不容易。”

  如何打击“医托”?他说,民警一方面是通过群众反映线索,进行调查;一方面是便衣民警现场取证。这两者实施过程中都存在问题,前者是因为,单一群众举报后,民警无法证明“药不对症”,而即便证明“药不对症”,涉案金额往往只有2000元至4000元不等,达不到诈骗罪标准,所以大多数时候,只能协调退款。后者是因为,民警现场抓住“医托”拉客,但因没有形成诈骗事实,故只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按照扰乱公共秩序进行处罚,最高处以15日的拘留。

  打击“医托”是否有更有效的办法?他说,在现行法律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多部门联合执法,由卫健部门牵头,对存在医托的中医馆进行高额罚款,同时吊销相关执照,“很多外地的新闻报道显示,多部门联合执法对挤压‘医托’的生存空间是有效的,但要根除医托现象,我们可能还有进一步探索。”

  “医托”中医馆为啥这么难管?

  多家卫健局回复 法律对“有医托医馆”处罚存在空白

  存在医托的诊所医馆为何难管?如何进行长效化管理?5月20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先后向未央区、雁塔区、碑林区、莲湖区以及新城区的卫健局电话采访。当天,碑林区、未央区、雁塔区卫健局先后回电。

  碑林区卫健局:已将“打击医托”作为扫黑除恶重点对象

  碑林区卫健局医政科相关负责人说,5月18日,华商报曝光颐兰庭中医馆存在雇佣医托情况。5月19日,碑林区卫健局联合警方现场执法。警方对医托进行调查、处理,卫健局则向该医馆下达停业整顿通知,约谈相关负责人配合调查。后续是否重新开业,一方面需要等待民警调查结果;另一方面需要在他们提交申请后,卫健局现场评审。

  该负责人说,卫健局主要负责诊疗机构的日常监管,但在对诊疗机构雇佣医托的处罚方面,目前没有可依据的法律条文。卫健部门对存在医托行为医馆的查处,主要针对于日常监管过程中,医馆存在的问题进行处罚、处置。对存在医托行为的中医馆进行限制,但暂时还没有找到相应的、明确的法规依据。

  该负责人说,碑林区共有61家备案中医诊所,3家中医诊所曾有市民投诉,存在医托。去年开始,碑林区开展了“打击医托、号贩子”专项行动,同时将该行动作为扫黑除恶的重点对象。

  

\

 

  未央区卫健局:通过加强基层巡查,及时排查问题

  未央区卫健局法监科相关负责人说,由于我国暂无可依据的相应法律条文,卫健部门无法针对诊疗机构雇佣医托的行为本身进行打击、处罚,“收到有关医托问题,我们会将情况移交给公安机关,并建议以涉嫌诈骗群众钱财进行查处。”

  该负责人说,存在医托的诊疗机构,往往在医疗卫生、相关从业人员管理等方面存在漏洞,故卫健部门一面加强日常巡查监管,一面对有法律依据的存在的违规问题进行查处、罚款,从而间接实现对“医托”医馆的打击。

  该负责人说,未央区共备案了151家中医诊所,去年截至今年5月,区卫健局共收到4起群众关于医托的投诉。为打击医托,未央区摸索了一套长效化的管理机制。一面是畅通举报途径,一面在加上日常巡查监管同时,通过在基层网格设置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监督协管员,及时发现问题,及时关注问题,及时处理问题,尽力避免患者上当。

  雁塔区卫健局:建立雁塔区中医诊疗机构“黑名单”

  雁塔区卫健局中医科相关负责人说,今年以来,卫健局收到了群众对两个中医馆的投诉,一个是德鑫堂国医馆,他们以“医疗机构管理混乱”名医,被责令其停业;另一个是辖区新开的医馆,叫珍元堂。

  该负责人说,他们调查后认为,雁塔区的医托大多来自于湖南某团伙,这群人大都和医生有直接关系,和医馆无直接关系,“我问过多家已改正的医馆,他们的负责人自称,医托是医生带来的。”就相关情况,他们也曾多次和公安部门交流,但大家都没办法依据现行法律,找出根治的办法。

  该负责人说,截至今年3月,雁塔区在业中医诊所共有157家,其中有5家中医诊所被群众投诉存在医托行为。此前,未央区和雁塔区的医托问题是西安市最严重的,市上对此还点过名。今年,他们通过责令停业整顿、约谈教育医馆负责人等方式,对涉及医托的医馆进行处罚。受到处罚的中医馆、医馆法定代表人将被纳入雁塔区医诊疗机构“黑名单”,后续在一月内没有相关投诉,才会移出黑名单。

  西安市卫健委:将联合多部门开展集中打击整治“医托”专项行动

  医馆雇佣“医托”诱骗患者为何屡禁不止?政府有关部门是否采取针对性举措?5月24日,华商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西安市卫健委发函。6月9日,西安市卫健委回函称,2020年1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厅印发《诊所改革试点地区中医诊所和中医(综合)诊所基本标准(2019年修订版)》。同年6月,西安市启动试点工作,中医诊所和中医(综合)诊所均实行备案制。中医诊所备案制的实施简化了办事程序,减少了办事环节,压缩了办事时限。此举措一方面有效解决基层群众百姓就近就医,享受中医药服务的问题,更好地满足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中医药需求。另一方面,随着备案中医诊所数量持续增加,截至2021年底,西安市共有798家备案中医诊所,执业活动日益频繁,对卫生健康部门监管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近年来,西安市出现少量中医诊所涉嫌雇佣“医托”,通过欺骗患者就诊、开具大处方等方式牟利,严重损害群众利益。对此,西安市卫健委通过与公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检查,一旦发现涉嫌雇佣“医托”的门诊部、诊所,将向属地公安部门移交,并由卫健部门对门诊部、诊所作出停业整顿处罚。

  下一步,市卫生健康委将同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联合开展集中打击整治“医托”专项行动,计划将以西安辖区内三级医院为突破口,以门诊部、诊所为打击重点,集中优势力量,对媒体、报刊、市民热线等方式举报反映的重点医疗机构,“医托”重点线索,集中开展专项打击,全力侦破一批专案,坚决遏制“医托”现象日益复燃势头。

  

\

 

  专家呼吁通过针对性立法,挤压“医托”生存空间

  5月20日,记者采访到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谢雨峰。他说,“医托”之所以存在多年屡禁不止,在于其犯罪成本低,有关部门取证难度大。多年来,该利益链的利润空间、社会空间、交易空间等方面始终未实现有效挤压。

  目前,我国在打击医托、雇医托中医馆、医托中医馆坐诊医生等方面始终没有针对性立法,导致执法部门在执法过程中无法进行准确定性,以至于惩处、执法都无明确法律依据。这产生了一个现象,即便卫健部门抓到一名医托拉客,拿到医馆雇佣医托的有力证据,也没有办法依据现行法条,针对医馆雇佣医托的行为实施针对性的打击;医托大都是流动群体,公安部门打击时,取证本身就存在困难,若医托单次行骗金额小,公安部门对医托的处罚,将只能停留在治安管理处罚法层面,难以上升至诈骗罪。

  “医托”不仅骗了患者的钱财,还耽误了患者的病情,严重危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要根治“医托”现象就必须进行源头治理,从国家立法层面上入手。针对“医托”现象立法,要从医托、雇佣医托的中医馆、坐诊中医等方面考虑,实现系统性治理。因为他们都处于犯罪链条之中,故都要对产生的后果付出相应的代价。只有通过法律的震慑,让医托不敢做医托,医馆不敢雇佣医托,医师不敢到存在医托的中医馆坐诊,才能根治“医托”问题,从而保护老百姓切身利益。

  华商报记者 张鹏康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223
邮编:710061, 电话:029~68999207,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493号航天大厦5层
运营:西安商网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