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纵览 > 正文

疑陷“假诉讼”漩涡,陕西一企业资产遭异地法院拍卖或将“突然死亡”

日期:2021-01-25 14:27:07     西安商网   编辑:范强力
导读:公司的资产先后几度被山东泰安法院网上拍卖,虽然最终均无结果,但资产面临着被以资抵债的境遇,陕西海泽纳米材料有限公司(下称陕西海泽公司)高层心急如焚。
\

  公司的资产先后几度被山东泰安法院网上拍卖,虽然最终均无结果,但资产面临着被以资抵债的境遇,陕西海泽纳米材料有限公司(下称陕西海泽公司)高层心急如焚。在他们的眼里,仿佛自买下这家公司后不久,他们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诉讼漩涡,本以为清清白白的明星外企却被一个个债权债务官司牵涉其中,无法摆脱。

  

疑陷“假诉讼”漩涡,陕西一企业资产遭异地法院拍卖或将“突然死亡”

 


  买下外资企业后被异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陕西海泽纳米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高女士介绍,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位于陕西乾县,原曾是一家外商独资的大型碳酸钙生产企业。2015年,现陕西海泽公司高层看好该企业的发展潜力,遂斥资数千万从外资股东手里买下了陕西海泽纳米材料有限公司100%全部股权。


  “买的时候就知道公司有一些官司,但了解后觉得没有什么,哪个公司还能没有一两个官司。”高女士介绍,在购买陕西海泽纳米材料有限公司后,正筹划着继续加大投入扩大生产经营,却不料问题接踵而来。2015年下半年,公司突然接到了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相关法律文书,被列为执行人,资产被冻结。经了解发现,陕西海泽公司在他们收购之前,有多起起诉于山东泰安的诉讼案件中均被列为利害关系人。“由于刚接手公司,我们对这些莫名其妙被涉及被执行的案子均知之不详。”高女士说,但经过深入了解发现,他们所在的公司仿佛被拉入了一个人为制造的诉讼漩涡,而那些诉讼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瑕疵。

  

疑陷“假诉讼”漩涡,陕西一企业资产遭异地法院拍卖或将“突然死亡”

 

  据高女士介绍,他们接手之前,陕西海泽公司是一家全外资企业,该企业曾于2011年做过一次法定代表人的变更,而公司所被牵连的诉讼案件均与公司原聘任的高级管理人员有关,这些人的行为造成了在2010年到2014年底期间,在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多起诉讼案件涉及到了陕西海泽公司,“也正是因为被发现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一任的部分高管人员早就被公司免去了,而且还打了官司,公司的外国股东要求离职高管交还印章、证照、文件等材料,并停止侵害,但他们一直没有履行判决,他们搞的那些借款担保就是那时候做的。”高女士说。


  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落款时间为2013年4月20日的(2012)咸民初字第00004-3号民事判决书显示:陕西海泽纳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2006年4月3日,一家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忠旺有限公司受让了该公司的全部股份,2006年4月4日咸阳市商务局批准了该股权转让事宜,此后忠旺公司持有陕西海泽100%的股权。2011年9月6日,李某被变更为陕西海泽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自此李某担任陕西海泽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负责陕西海泽公司的经营管理,掌控陕西海泽的印章、证照、文件资料及公司财产。2011年11月15日,忠旺公司依据董事会决议,做出股东决议,免去李某陕西海泽公司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的职务,重新任命他人为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成员,要求李某移交陕西海泽公司的控制权,并将公司的所有印章、证照、文件、资料和资产的控制权全部移交。但经催告,李某却迟迟未履行相关股东决议,未移交陕西海泽公司的控制权与相应的控制文件。公司认为李某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合法权益,为及时止损,公司将其诉至法院。经审理,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某及时停止损害,办理一应交接事宜,协助办理相关工商变更登记事宜。之后李某曾上诉至陕西省高院,但在审理过程中,李某撤诉,法院依法准予撤诉,原判决生效。


  “这就说明,从那时起,李某等人已经不具备代表海泽的身份和资格了,但把我们卷入的那些官司基本都是他们以海泽身份为人担保造成的。”高女士说,即便当时那帮人还有着海泽身份,但大额担保也需经董事会同意,而他们并没有经过这些程序。


  被执行案件被指存多处违法漏洞


  实际上,在高女士的讲述中,把陕西海泽公司置身于如今境地的案子主要有几起替人做借款担保的案子。即2011年5月26日、27日,山东海擎化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和新泰市工业设备安装公司分别向泰安商业银行岱宗支行各借款1200万元和1500万元,共计5400万元。并签署了借款合同,约定到期还款日为2012年5月13日。就上述借款,两公司与泰安市基金投资担保经营有限公司签订了委托担保合同,泰安基金公司与岱宗支行签订了保证合同,陕西海泽公司及其它多家公司及个人就两公司借款与基金公司签订了反担保合同。“这个反担保合同是在陕西海泽公司当时的股东不知情、未授权的情况下签订的,原聘任的法定代表人为侵占公司资产的个人行为。”高女士说,2012年6月29日、2013年9月22日,泰安基金公司以上述借款到期后借款人未偿还银行贷款,泰安基金公司代为偿还为由诉至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两公司承担还款责任,要求陕西海泽公司及一众反担保人承担反担保责任。之后后泰安中院先后出具了(2012)泰商初字第94号、(2013)泰商初字第102号民事调解书,“但这两份调解书在形成过程中,却漏洞百出,其中一定有猫腻。”高女士说。


  “不知道那帮人用了什么非正常手段,从泰安法院拿到的调解书。”高女士介绍,据他们事后了解,2012年2月至5月,当时的陕西海泽公司曾多次以公证送达律师函或到基金公司面谈的方式告知了对方公司相关负责人被解职及诉讼代理人无权代表陕西海泽公司相关情况,并于2012年9月向泰安中院公证送达了陕西海泽公司的律师函,向泰安中院告知了相关人员无权代表陕西海泽公司并留下了陕西海泽公司相关联系电话,然而,泰安中院在陕西海泽公司实际未参加诉讼的情况下,在无借据和转账流水支持的情况下,仍出具了两份民事调解书,此举程序上是不合法的。高女士说,在泰安法院被列为被执行人后,陕西海泽公司调取相关案件材料发现,里面竟没有陕西海泽公司代理人身份信息,根据庭审笔录、调解协议和民事调解书记载,诉讼中陕西海泽公司的代理人仉某某和张某某并非陕西海泽公司职工,也非律师或法律工作者,其身份是同为被告的山东另一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职工,“按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法庭应禁止二人代表陕西海泽公司出庭,事实上法庭并没有这么做。另外,我们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两个人,连这两个人究竟是否确有其人都不清楚,所以,该案调解书内容显然不是出自陕西海泽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高女士说,在进一步的搜集证据中,这两起案件的问题愈发突出。陕西海泽公司就上述案件在泰安中院申诉后,泰安中院依海陕西泽公司申请向泰安银行岱宗支行调取了相关账目流水,银行流水显示,涉案借款在2012年5月13日岱宗支行已从企业贷款账户如期收回,涉案借款不存在逾期,基金公司没有代偿的事实,“这个情况,公司所在地的乾县公安局也侦查到了。”高女士说,因此,基金公司压根儿就无权要求海泽公司承担涉案借款的反担保责任,这样的案件是有预谋的侵占海泽公司财产的犯罪行为,“但不知什么原因,山东泰安中院不但做出了调解书,还真的把我们海泽列为被执行人,真的查封了我们的资产,真的拍卖了 我们公司的资产。”高女士无奈地说。


  高女士提供的相关案卷材料显示,仉某某和张某某确实在作为陕西海泽公司的代理人之外,还同时作为其他几家有着利害冲突的案子当事公司的代理人出现在案件中。同时相关银行流水显示,案涉贷款帐户尾号为350、360的借款2700万元银行于借款到期日已如期收回,而案件中的起诉依据是之后重新转账至尾号为351、361帐户的26999945.99元。

  

疑陷“假诉讼”漩涡,陕西一企业资产遭异地法院拍卖或将“突然死亡”

 


  据高女士介绍,2014年12月,肖某某等人使用已被陕西公司作废的公章,在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参与案件,泰安中院出具(2014)泰执字第167—1执行裁定书,案涉资金3000余万,查封陕西海泽公司过亿元机器设备。2014年12月1日,山东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肖某某持加盖了作废公章的委托书,以陕西海泽公司名义,在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为山东某集团与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借款纠纷提供担保近3000万元,陕西海泽公司就此被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追加为被执行人,公司数亿元资产被查封,“这个案子更加蹊跷,案件跟我们海泽本来一点关系没有,审理也早已终结,那个姓肖的是在执行阶段出现代表海泽说愿意担保的。”高女士说。在海泽公司一方调取的执行笔录中,肖某某作为陕西海泽公司的代理人,态度主动,提供陕西海泽公司尚未遭到查封的资产,称自愿承担担保责任,立场异于常理。陕西海泽公司认为肖某某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并给海泽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实际经济损失,并于2019年8月向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报案,请求公安机关对肖某某及其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彻查,最大限度挽回我公司的经济损失,然而遗憾的是,当地警方最终并未立案。”高女士介绍,就在他们泰安当地申诉期间,曾被不明车辆跟踪,报警后经当地派出所处理才了解到,跟踪人大方承认跟踪,且承认系受被其控告的公司所指派。


  乾县警方曾调查针对海泽的虚假诉讼,有涉案人员被抓


  据陕西海泽公司负责人介绍,实际上早在2012年的时候,李某等人就曾利用暂时掌控在手中的陕西海泽公司证照、印鉴伙同他人伪造合同、虚构债权债务3000余万,在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调解后并申请执行,该案已被咸阳公安机关正式立案侦查,部分涉案人员曾被警方处理。


  “我们确实曾侦查处理了一起针对海泽的虚假诉讼案件,也逮了一些人,那些人也来自山东。”日前,华商报记者就该起案件联系到了乾县公安局曾参与海泽案件的冯警官,他明确表示,近年来,针对海泽公司对山东方面相关企业及人员的虚假诉讼报案和求助,乾县警方曾几赴泰安进行调查,经查,乾县警方接受了当地法院的观点,认为当时对方以海泽公司身份参与案件,虽然海泽公司内部进行了法人变更,但却未经行政主管部门登记确认,因而这些人即便有什么企图,但代表海泽的资格还是合法的,而且涉及管辖权问题,乾县警方未予立案,并建议陕西海泽公司找泰安警方报警求助。冯警官同时表示,他们也确实掌握一些案件实体方面的相关情况,并已及时通报知会泰安中院,“至于具体的案件诉讼是法院的事,交由法院去处理。”


  “我们在维权过程中发现,咸阳的那起虚假诉讼案件中的嫌疑人取保后在之后涉及我们公司的担保案件的其他当事公司中任职,这说明,这一系列案子是同一批人针对陕西海泽公司弄出来的。”高女士说。

  

疑陷“假诉讼”漩涡,陕西一企业资产遭异地法院拍卖或将“突然死亡”

 


  资产被多次拍卖均流拍,陕西企业或将被以资抵债


  面对着诸多的执行公司财产的案件,陕西海泽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维权行为,“我们向当地法院递交我们的证据,提出我们的申诉主张,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但一直没有结果。”张先生说,后来泰安市人民检察院受理了他们的申诉,并向泰安中院提出了检察建议。张先生说,实际上早在2015年和2017年,当地法院就曾拍卖过海泽的资产,在流拍后一直没有进一步的执行。就在他们持续的申诉维权过程中,对方依据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于2020年10月29日再度将陕西海泽公司土地房产在淘宝网上进行司法拍卖,公告期为30天。公告期满后拍卖流拍。但又一次的拍卖随即开始,最终再次流拍。


  “实体上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但这起案件的关键就在于程序上。”陕西海泽公司的法律顾问安钢表示,案件中所谓的陕西海泽公司代理人是与公司毫不相干的人员,且未经海泽授权,还同时担任着同案中另外几家存在利益冲突的公司代理人,这明显是程序违法,至于账目如期收回又放款的情况,法院则未做任何实质性回应,直接跳跃性认定未偿还,海泽负有反担保责任,“不管是程序还是实体,我们均依法向泰安法院递交了申诉,法院就关键问题从不回复,只是一味的执行,令人不解。”安钢表示,之前当地法院曾查封包括借款人和其他反担保公司的资产,但后来逐渐解封,执行阶段却只执着于对山西海泽公司的财产,安钢认为,法院的执行有选择性执行的嫌疑。


  就此,泰安中院出具给海泽公司的驳回申诉通知书中,虽然显示了海泽公司提出的代理人资质以及担保账务已如期偿还等问题,但在法院认定环节,却并未就这些问题作出实质性回应。


  那么,就陕西海泽公司关于虚假诉讼的多方申诉,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是怎么回应的呢,日前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该院负责执行海泽案件的负责人,对方明确表示,海泽的申诉申请已经被驳回,而且公安部门也就有关海泽报案的案件明确不予立案,那么作为执行环节,只要所依据的司法文书没有撤销,就只能依法执行。这名负责人称,两次拍卖流拍,按照法律规定,权利主张人有权直接申请以资抵债,“目前这一程序尚未开始,但也应该很快。”


  对于泰安法院法官的说法,陕西海泽公司表示,法官笼统地说泰安公安明确不予立案不甚准确,实际上他们仅将肖某某案件在泰安公安部门报了警。“我们的公司面临着生死存亡,但不管多困难,我们都会一直维权下去。”高女士说。


       来源:华商网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223
邮编:710061, 电话:029~68999207,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493号航天大厦5层
广告运营:西安商情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