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能源环保 > 正文

延安大唐电厂粉煤灰污染内幕

日期:2021-01-28 16:32:00     西安商网   编辑:赵亮
导读:贾渠沟村的污染,颇像附着在光鲜肌肤上的一块顽藓,伴随着当地群众的不断投诉和媒体的高频曝光,而抹黑延安的环保治理事业。
\

  

  今天过去一年,对于延安市环保战线来说,是防污攻坚的决胜之年,在借力环保高压政策的东风之下,久遭诟病的陕北油气污染得到历史性扼制。多年来,占据媒体版面和网络空间的油企污染投诉空前消匿,取而代之的,是“圣地蓝”成为了延安市新的城市名片。

  面对2020年初的成绩单,延安市生态环境局负责人曾自信地说:“要将治理视角向精度和深度延伸,全力构建全社会共同关注、共同参与、共同治理、共同保护圣地蓝的良好氛围”。

  话音未落,贾渠沟村,一个位处延安市区城乡结合部的村庄,再次因村民集体不堪污染之苦,被多家自媒体报道而刷屏。事实上,贾渠沟村遭污染,早已是近两年来充斥当地自媒体的一个高频词。而与该村污染联系在一起的,则是“大唐电厂”、“优凯工贸”、“环保处罚”之类的关键词。

  在构建“圣地蓝”的宏大主旋律下,贾渠沟村的污染,颇像附着在光鲜肌肤上的一块顽藓,伴随着当地群众的不断投诉和媒体的高频曝光,而抹黑延安的环保治理事业。

  

\

 

  “圣地蓝”上的顽藓

  贾渠沟是个什么样的村庄?高压态势下的环保整顿,为何治理不了这样一个小山村的污染?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贾渠沟村也曾“青山绿水,安静祥和”,并一度因村子里大棚果蔬以及小工商业的发展而人人安居乐业。这种生态平衡和安逸,是随着紧邻其不远的“环保电厂”大唐集团延安电厂的投入运营,和一家寄生在大唐电厂之上的名叫优凯工贸公司的入驻,被无情打破的。

  2017年底,号称“环保电厂”的大唐延安电厂正式建成投产,2018年初,一家叫做“优凯工贸”的公司来到贾渠沟,“租了几十亩地,开始囤积粉煤灰”,灾难随之而来。

  当地村民称,“每天,大唐电厂的粉煤灰等固体废物被昼夜不停的拉来,存到建在村里的存储场,几十万吨含有脱硫废水的湿排灰和炉渣随意堆放、随意裸露在外,没有任何覆盖和防护措施,常年堆放在那里。遇到刮风时尘土漫天飞扬,遇到下雨时废水横流,村民们常年四季生活在有害物质的包围下,饮水不安全,空气被污染,周边的树木也慢慢枯萎。”

  于是,村民们开始集体维权。找企业讨说法,找环保投诉,找媒体反映。环保一轮轮地处罚过了,媒体隔三差五地报道了,两年了,现状,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身为“圣地蓝”的共同体,贾渠沟人不禁疑问:涉事企业优凯工贸究竟是何方神圣,敢置环保高压政策于无视而不受处理?大唐电厂作为排污责任主体,为何要一意孤行地选择一家目无法纪的企业而合作?环保部门在屡查屡放的过程中,究竟有什么样的难言之隐?

  神秘的“优凯工贸”

  如前所述,大唐延安电厂前脚建成投产,村民们深受其害的优凯工贸粉煤灰存储场后脚就建成运营。其默契程度,似乎优凯工贸就是为大唐电厂量身定做的一样。而熟悉生意场的人士都应知道,一方面,信息即商机,谁先下手,谁就得到先机;另一方面,有时候,信息的获取,没有内部人绝对不行。也就是说,优凯工贸在大唐电厂绝对有“自己人”。

  这一说法,也可以从另一些事实中得到印证。比如,后来闻风而动的同类公司先后注册了有四、五家,但大唐电厂却在优凯工贸既有环保污点,又消化不了的情况下,依然执意选择其为合作方。比如,延安环保部门在屡次查处优凯工贸过程中,大唐电厂均代其受过,成为受处罚的唯一对象。其中意味,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据工商资料显示,延安优凯工贸有限公司,注册于2016年3月,其后四年,历经33次变更,最终由慕斌独立出资1000万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020年6月,慕斌将股权百分百出让给杨婷,并将公司行业门类由公路工程建筑,变更为“建材批发”。而村民口中的“倒卖大唐电厂的粉煤灰”,事实上成为优凯工贸“建材批发”的唯一业务。

  面对村民的持续投诉、环保部门的强力查处,以及同行对手的有力竞争,优凯工贸何以能泰然处之、处惊不变,且至今无法撼动其地位呢?让我们先来看看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官网于2020年8月12日发布的一份查处通报,通报称,根据群众反映,环保部门调查,优凯工贸存在三个环境问题:一是未开展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二是超出设计能力贮存粉煤灰、炉渣和脱硫石膏;三是灰场正在建设的粉煤灰烘干设施与环评批复内容不符。以上三项环境违法行为已由延安市环境保护综合执法支队直属大队立案,目前正在调查处理。

  两个半月后的10月30日,延安市生态环境局发布处罚决定:按未获得环保验收,罚款优凯工贸20万元。全文通篇未提整改措施,也未回应群众利益关切。这是唯一公开可见的一次优凯工贸被环保部门处罚的案例,且省厅关注在前,当地处罚在后。

  此后可见的,则是贵为国企的大唐电厂屡次因粉煤灰污染问题受到当地环保部门的处罚。令人不解的是,公开资料显示,优凯工贸储存场早在2018年1月就已取得文号为延宝区环批复〔2018〕1号的环评批复件,当年6月就已投产运营,时至今日已3年过去了,为何迟迟不验收?环保部门明知该企业超出设计能力贮存粉煤灰、炉渣和脱硫石膏会造成大规模的污染,为何没有实质性的处置措施,而是无视群众的利益诉求以罚代管?

  粉煤灰利益链

  粉煤灰,是指火电厂燃煤排放的灰渣,其主要成分为二氧化硅和二氧化铝,并含有多种重金属和放射性元素。人体长期吸入或饮用粉煤灰污染过的水,会致肺部病变,引起神经系统、肝脏等内脏器官的损害。而与此同时,粉煤灰又是火电厂无法避免的附产品,也是工业固体废物的最大单一污染源。据统计。燃煤一万吨,就会有两千吨的粉煤灰。

  对此,国家发改委、环保部等10部委早在2013年1月,就联合出台规格很高的《粉煤灰综合利用管理办法》,办法明确规定:新建和扩建燃煤电厂,需明确粉煤灰综合利用的途径和处置方式。

  那么,大唐延安电厂有没有明确粉煤灰综合利用的途径和处置方式呢?让我们再重温一下省生态环境厅的前述通报:“目前,大唐延安热电厂已初步拿出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方案,待方案最终确定并执行后,预计可有效减轻粉煤灰、炉渣、脱硫石膏对环境的压力。”

  也就是说,2017年底才建成投产的大唐延安电厂,直至2020年8月,才拿出来粉煤灰及其他固废物的综合利用方案,而且还没有最终确定并执行。而此时,国家10部委的《办法》已出台实施了7年之久。

  因此,确信无疑的是,在大唐延安电厂自身无法消化大量的“粉煤灰、炉渣、脱硫石膏对环境的压力”时,优凯工贸勇敢地接受了环保违法敢死队这一角色,替大唐延安电厂担负起了千夫所指的“骂名”。

  先不论优凯工贸是不是大唐电厂的“白武士”,它有能力接手这样的烫手山芋吗?让我们再来学习学习上述省厅的通报文字:“环评中明确最大存储量为:粉煤灰20000吨、石膏3000吨、炉渣3000吨,存储周期为3个月。实际存储量为粉煤灰、炉渣合计约57万吨,脱硫石膏20万吨,超出设计存储能力约74.4万吨,其中7万吨炉渣贮存在存储厂房内,剩余70万吨固废均露天堆放”。设计储存能力2万多吨,实际存了77万吨,超标30余倍,且大多露天堆放,怪不得贾渠沟的村民成天哭天喊地告污染呢。

  而这些堆放量,显然不是大唐电厂的实际生产量。据2018年的一篇公开报道称,大唐延安电厂稳定燃煤每天7000吨以上,2020年底,大唐更是宣布全年发电量创下历史新高。保守估计,大唐电厂年产粉煤灰、炉渣及脱硫石膏达五、六十万吨。“前两年,优凯工贸淡旺季均拉,基本上等于是免费从电厂把粉煤灰拉走了,后来,又有几家公司参与竞争,与优凯工贸打打闹闹,把价格闹到四、五十元一吨,到现在,也基本上都打了退堂鼓了”,一位知情人士说。

  这些粉煤灰都去向哪里?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大部分都卖给商混站或公路施工项目上,价格不含运费,每吨大概在70至90之间,利润相当可观”。由此可见,优凯工贸甘愿充当敢死队,不无道理。

  以其公开的实际总投资300万元来计算,无非也就是两个月的利润罢了。只是,在媒体纷纷扰扰的曝光之下,在环保部门庆祝治理大捷之际,贾渠沟污染,似乎成了无解之题。那个位处延安城乡结合部的曾经美丽的小山村,以及那些持续维权的村民们的福祉,亟需有人来关切。
 

  来源:陕西老白 秦記壹号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223
邮编:710061, 电话:029~68999207,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493号航天大厦5层
广告运营:西安商情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