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正文

“冰心散文奖”获奖作品|李会贤:老伙计搬家记

日期:2021-09-24 12:35:46     西安商网   编辑:范强力
导读:“冰心散文奖”获奖作品|李会贤:老伙计搬家记
老伙计搬家记
 

李会贤
 

  老伙计搬家的事几年来一直是牵挂在我心头的一件大事,但我着实无能为力,帮不上它一丁点儿的忙。叫它为“老伙计”绝非虚语妄言,那可是经过漫长的时间考验和充沛的感情交融后建立起来的一种不是朋友胜似朋友的关系。它的事自然比我自个儿的事还让我牵肠挂肚。

  我是恢复高考制度后录取的首届秋季生,1978年9月第一次来到古城西安。我们学校坐落在南郊最大的一条东西走向的大道上,这条大道有一个响亮的路名叫友谊路。从此,我的人生之路便与友谊路结下了不解之缘。友谊路的宽阔、清雅与洁净一下子拉近了我与这座城市的感情。道路两侧像列兵一样排列整齐、高大挺拔、一眼望不到头的梧桐树,棵棵枝繁叶茂,葱葱郁郁,冠如巨伞。我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场景,那种被震撼的感觉成了今生最难忘的回忆。教学楼临街而建,课间休息时居高临下,依窗放眼似有绿波荡漾,课余时间便不由自主地徜徉在桐荫婆娑的树下,目享翠绿、吸吮清香,惬意在心。听校门口传达室的老伯伯讲,这些梧桐的树龄要远远大于我的年龄,不由使我肃然起敬。

  华夏十三朝古都西安,既有帝王的雄霸之气,也有市井的烟火之气,仅从路街的名称便可窥见一斑。大到以盛唐时期玄奘和尚的藏经大塔而命名的雁塔路,小到以市民交易牲口的市场而命名的骡马市街,这些沿用千年的路街名称无疑给古城增添了厚重的底色,行道树也多以古槐为主。那么,友谊路这个祥和温润的佳名和健硕的梧桐树又是源于何处呢?

  上世纪五十年代,苏联专家在西安南郊援建了七公里长的一条大道,沿线密布了教育、科研、医疗等机构。大道的西翼为西北工业大学,东翼为西安交通大学,两所著名大学犹如鸟之两翼,使南郊成了西安腾飞的文化重地。为了感谢苏联专家,市民们便把这条大道称为友谊路。时任市长徐步是从南京调任过来的一位富有远见卓识的领导。为了绿化好这条道路,他借鉴南京的经验,把梧桐树移植到友谊路上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生长,梧桐树很快适应了西安的气候环境,随后几条主要大街上也都先后栽种了梧桐树。从此,梧桐树不但与友谊路结下了友谊,更与热心的西安市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专家测算,仅友谊路沿线就有4000余棵,每棵树冠的覆盖面积多达50余平方米。这些梧桐树除了给市民们遮风避雨带来荫凉之外,最大的功劳就是吸收机动车的尾气,治污减霾净化空气。

  我们学校的教学区和宿舍区分别位于友谊路的南北两侧,大家每天都要雷打不动地横穿几次马路。无论春夏秋冬、黑明昼夜,梧桐树自然是最忠实而又坚定的伙伴。随着秋季的来临,渐渐变枯的梧桐叶子像一只只金黄的蝴蝶,在空中打着旋儿飞舞,不断地飘落着,地上渐渐地铺满了厚厚的一层,踏上去软绵绵的,舒服极了。一眨眼的功夫,冬天就过去了,还没来得及欣赏那落叶后依然傲立挺拔、顶风冒雪、威风凛凛的身姿呢,初春的暖风里就开始飘起了毛茸茸的黄白色桐絮,好像天上落下了奇异的雪。盛夏来临时,它们的枝杈相互交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几乎分不出彼此来,蓬勃丰盈,绿叶成荫,华盖如伞,恰似一条望不到头的绿茵古道。年复一年,我对梧桐树产生了深深的依赖,学习紧张时它能舒缓情绪,烈日当头时它能带来荫凉,小雨蒙蒙时遮风避雨。梧桐树早已植入了我的心田,与它为友快乐,和它相伴舒畅。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转眼间校园生活快要结束了。又逢一年深秋时,我痴痴地望着那慢慢变黄的梧桐叶,想想将要与这些朝夕相伴的老伙计们分别了,不免有了些许惆怅。毕业分配名单终于下来了,我幸运地被分配在西安工作,成了一个真正的西安人。这些老伙计们无疑是我心中的图腾和青春岁月的见证者。我一个挨着一个地去抚摸它们那粗壮光滑泛着青绿的树干……随着节气的变化,时常会来看看它们,以领略四季迥然不同的风姿。不知不觉间它们竟成了我生活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牵挂和感情波澜的平复者。每每因了烦心琐事而与妻子产生矛盾时,彼此会不约而同地来到梧桐树下,因为我俩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些老伙计们的“监视”下完成的,当年老伙计们可是不止一次地“偷听”过我们的海誓山盟啊!

  《友谊路上的梧桐树要为地铁5号线施工让路》。2015年11月的一天,偶然在报纸上看到这则通栏标题,令我震惊不已,瞬间担忧起来。让路?这分明是要砍伐它们嘛!要知道,这些伴随市民60多年的梧桐树在人们心头不仅是遮风挡雨的伞,是西安记忆的名片,更是我感情的寄托啊。但修建地铁毕竟是一项与时俱进的民生需求,若不为此,胆敢有人对它们不敬,就算动动它们的一个枝杈,我想也一定会有市民挺身而出见义勇为。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这确实是个两难选择啊!可细读标题下的内容后,我的忧虑顿然消失了一大半。“这些梧桐树都要从友谊路上的老家‘搬迁’到园林基地里‘寄养’起来。来自同一区域的梧桐树被‘安置’在基地里的同一地点。为了回迁方便,每棵树的主干上都挂有编号,以便与‘搬家’前的具体位置相对应。在地铁建设完工后再移回原处,力争保持原貌。”看完这些介绍后,我不禁为老伙计们感到庆幸。但这么多大体量、大树龄、大面积的迁移,其成功概率到底有几何?善意的质疑和担忧不仅我有,还有更多热心的市民们。

  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散文《种树郭橐驼传》是我最喜欢的文学作品之一,而郭橐驼就是地道的长安乡党。看来长安人民自古就有善于植树的传统。我时常默默地祈祷:老伙计们,有先人们保佑,你们一定会顺利地度过这一关。那么,老伙计们在寄养地里究竟过得怎么样呢?

  2017年初春,我专门来到长安区的塬上村,这是关中平原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庄了。平整的土地、肥沃的土壤、便利的交通使这里成了老伙计们临时栖息地的不二选择。还未及村庄,远远就望见了一大片被修掉树冠、形似水泥桩柱、整齐划一的树桩排成的队列。每个树桩高约3米左右,从地面往上1.5米处被统一用草绿色的专用围布裹了起来,并贴有A4纸大小的“身份证”,上面标注了它的出处,如“地铁5号线友谊路迁移梧桐树—黄雁村094号”,等等。虽然此时处在早春时节,乍暖还寒,树桩上没有一片绿叶,但却丝毫不影响老伙计们的威仪。养护员介绍说:“移栽这些大树,就像给‘老人动手术’,技术要过硬。梧桐移栽讲究‘浅埋高培’,不能埋得太深,也不能把树栽在低洼的土地里,大树根部范围内的土壤表面要比周围稍高些。目前它们长势非常良好。”实际上,在大树移栽过程中还有多套工序。栽植前,要给断根喷洒药水消毒,给树枝的伤口涂抹修复剂,给树干裹上保温层,在土壤里拌上混合肥等等。我依如四十年前离校时那样,抚摸着这些泛着淡淡的青白色的光滑粗壮的树杆,惊喜地发现在修剪过的枝头上已经萌发出了密密的芽苞,这分明是希望之芽,生命之美!

  2020年盛夏时节,我再次来到塬上村看望老伙计们。远远便见成片成片的墨绿色海洋一样的森林浮现在眼前。及至树下,抬头仰望,新长出的树冠叶繁枝茂,层层叠叠,浓荫蔽日,微风一吹,沙沙作响,凉爽惬人。老伙计们迸发出的那种勃勃向上的生命张力使我再次感到震撼。

  近日喜闻地铁5号线即将建成开通,这些老伙计们正在陆续搬回自己的老家,友谊路又将呈现当年的林荫美景。我牵肠挂肚的担忧也随之一扫而去。
 

\

 

  作者简介:

  李会贤,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理事,供职于西安市公安局,系政协长安区第十四届委员会副主席。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223
邮编:710061, 电话:029~68999207,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493号航天大厦5层
运营:西安商网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