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正文

三星堆青铜兽面“撞脸”陕北石峁石雕神面 它们有何联系?

日期:2021-07-30 08:18:21     西安商网   编辑:ZL
导读:“三星堆”遗址最新的重大考古发现都有哪些?那些神秘的青铜器、金面具、大量象牙为什么会被埋在坑内?三星堆遗址和陕西之间可能会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
  
\

 

  “三星堆”遗址最新的重大考古发现都有哪些?那些神秘的青铜器、金面具、大量象牙为什么会被埋在坑内?三星堆遗址和陕西之间可能会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

  7月28日上午,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社会教育部报告厅,一场题为“再醒惊天下——三星堆遗址的最新发现与考古历程”的讲座,吸引了许多市民。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站站长雷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两位学者就三星堆文明与陕西早期文明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火花四溅的学术交流,三星堆新一轮考古发掘即将发布的最新成果也引起观众强烈兴趣。

  活动受到全国媒体广泛关注,包括华商报文物报道融媒体传播栏目“陕西文物探探探”在内,50余家媒体进行了全程直播。据了解,截至活动结束,全网观看人次已突破5000万。

  

\

 

  七八号坑新发现

  或将再度“石破天惊”

  在讲座中,雷雨介绍了三星堆最受公众关注的诸多重大考古发现。无论是熠熠生辉的黄金面具、数量庞大的象牙、造型精美独特的青铜顶尊人像,还是首次发现的丝绸痕迹,都再度展现了三星堆的神奇华丽。雷雨还“剧透”了7、8号坑的最新发现进展。据他介绍,7号坑中已发现大量象牙,在密集交错的象牙之间,已可隐约看到金属器物露面,8号坑通过前期探测也显示这里有非常密集的金属器物,“几天前都还一直是一些细小的器物,现在大型的青铜器已经开始露面,已经可以发现有的是此前没有出现过的造型。这两个坑,很可能会和3号坑一样让人惊喜。”

  “很多谜题,依然不能给出明确的说法”

  雷雨坦言,这些新发现的大量器物,对于解答过去三星堆的一些疑惑会带来不少突破性进展,但同时也带来新的谜题。“三星堆遗址是上下延续2000多年且规模巨大的都邑性遗址,现有考古发现和发掘远远没有揭示出遗址的本来面目。”到目前为止,遗址的发掘面积不足2万平方米,对于分布范围达到1200万平方米的遗址来说十分有限,所以有关三星堆的很多谜题依然不能给出比较明确的说法。

  “例如三星堆既然是都邑性遗址,有一座宏伟的古城矗立在遗址的中央,那城门在哪里,道路在哪里,路网结构怎么样?都没有答案。还有三星堆文化拥有发达的青铜文明,如果这些青铜器是在本地造的,作坊区在哪里?也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但三星堆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一方面从根本上改变了世人对古蜀国发展水平的传统认识,另一方面也极大地丰富了中华文明的内涵。“或许三星堆文化没有达到中原地区夏商周文明的高度,但在艺术的想象力和创造性、大型铜器的铸造、黄金制品的制作和利用等方面,则在相当程度上超过了当时的中原。”

  三星堆青铜兽面

  “撞脸”石峁石雕神面

  那么从三星堆说开去,在中华文明的起源和早期发展阶段,各个区域文化之间又存在怎样的交流?在对话活动中,雷雨和王占奎就秦蜀之间早期文明交流进行了饶有兴致的解剖。

  在陕北神木发现的石峁古城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面积最大的城址,这里也发现了大量玉璋、玉环等精美玉器。在石峁遗址,有“墙体藏玉”的特殊习俗。有意思的是,在三星堆青关山一号建筑基址的红烧土墙体和夯土基础中,也发现了把象牙和玉石器埋在墙体中的行为。

  不仅如此,三星堆祭祀坑中发现了大量菱形眼形器,石峁城墙上同样也发现有菱形符号,二者异曲同工。更让人惊叹的是,石峁遗址城墙上雕刻的神面,和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兽面,都有着相似的“大眼咧嘴”的表达。

  石峁和三星堆远隔千里,为何会有种种相似的文化表达?

  王占奎曾承担“夏商周断代工程”之“武王伐纣年代研究”课题,主持过周原遗址、周公庙遗址等项目发掘。他表示,石峁遗址的年代下限是公元前1800年,这个年代大概对应三星堆文化的上限,存在一定时间上的重合,因此文化之间产生交流非常正常。事实上,不仅三星堆的青铜兽面“撞脸”石峁石雕神面,它和良渚文化、石家河文化的玉雕神面也都有相似之处。

  雷雨认为,三星堆出土的玉璋和石峁的玉璋非常相像,“它们之间一定存在某种文化联系,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找到中间的传播地带而已。”

  

\

 

  宝鸡弓鱼国墓地文化面貌

  和古蜀文化关系最为密切

  秦蜀之间,文化的交流并不只发生在石峁和三星堆。在陕西宝鸡发现的弓鱼国墓地,其出土的青铜器上发现有“弓”和“鱼”组成的合字,也被认为弓鱼国墓地的主人可能来自蜀地。因为三星堆出土的国宝文物金杖上,便有弓箭和鱼鸟的造型。

  难道弓鱼国墓地的主人和古蜀真的存在某种联系吗?王占奎表示,“就陕西当时各地的特点比较而言,弓鱼国墓地的文化面貌确定和古蜀文化关系最为密切,在弓鱼国墓地出土的一个铜人的形象和三星堆的很像。”但究竟是这一支部族翻越秦岭到了巴蜀之地,还是鱼凫国的一支进入宝鸡,这需要更多的材料进行证明,而这种未知也正是考古的魅力所在。

  对于三星堆未来的发掘,王占奎寄以厚望,“如果未来哪一天三星堆发现了文字,我一点都不会惊讶,因为能够诞生这么高级的青铜文明的地方,有文字很好理解。”

  三星堆考古最近有哪些更新?

  三星堆遗址考古,最近又有哪些新发现?在讲座中,雷雨研究员均有披露和介绍。

  

\

 

  首次在三星堆遗址发现丝绸

  “去过三星堆的人都知道三星堆一号坑、二号坑所在的区域有一个巨大的展示平台,三号坑就在这个展示平台护坡的脚下。我们陆续在三号坑周围发现了四号、五号、六号、七号、八号另外5个坑,加上三号坑一共6个坑被发现了。新发现的这6个坑与1986年发现的两个坑共同分布于三星堆台地的东部。除了这8个坑以外,周围还有很多与祭祀活动密切关系的一些小圆坑,此外还有很多矩形的沟槽和大型的沟槽式建筑,这些沟槽建筑里面也出现了一些高等级器物。这样我们就在已经发掘和勘探的范围内,基本上明确了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的空间格局和要素的构成。”

  雷雨介绍,三星堆祭祀区的第二次发掘,开展了大量的科技考古。“本着课题预设、保护同步、多学科融合、多团队合作的原则,在现场修建了大棚和发掘仓,并且将这个实验室前置到考古现场,建立了一系列的系统平台等等。我们与北大、川大、上海大学、社科院考古所等40多家单位在开展合作,对一系列相关课题展开了研究,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科技考古的一个收获,是我们与位于杭州的中国丝绸博物馆团队通过超景深显微镜分析、多光谱分析以及一种生物检测技术,在四号坑灰烬层里面发现了蚕丝蛋白。也就是说,发现了丝织品的水解残留物。这是首次在三星堆遗址发现丝绸,是本次发掘最大的亮点之一。到目前为止,新发现的几个坑都发现丝绸的残留物。我们同时也对当年的一号坑、二号坑的一些器物,尤其是青铜器器进行了重新查核分析,在一大批青铜器身上,尤其是肩部或者颈部,也发现了纺织品的残留,有些可以肯定就是丝织物。

  三号坑:出土了大量象牙和青铜器

  “在三号坑南面有大件象牙和青铜器,象牙取掉以后的器物的分布,可以说是完全没法下脚。一件巨大的青铜人面具,是目前为止三星堆发现的人面具中除了纵目面具外最大的一件,有一米多宽,保存得非常好。有一件青铜尊,刚开始看品相不太好,把表面的土刨开以后,兽面纹非常清晰,立体感这么强的兽面纹在三星堆祭祀坑里的青铜器里还是首次发现,而且这件东西形制很大,有72厘米高,应该是最大的一件青铜圆尊。”

  三号坑还出土了一件青铜重器——跪坐顶尊人像。下面是一个典型的三星堆风格的铜人,上面是一个青铜尊,初步测量是115厘米。像这种姿态的顶尊人像,其实二号坑以前也出过,但比较小,高度只有十来厘米。而这件视觉效果非常震撼。它上面有龙的造型,也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这个青铜尊从口到肩部,起码有两种风格的龙的装饰,一个是扁状的,一个是圆雕状的。而且尊的口沿上还有两个柱子,反映了古蜀人对于来自于中原的这种铜尊的利用或者是创造有着天马行空的一种状态,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按照自己的一种审美情趣来加以改制。

  三号坑里面还出了一件所谓“奇奇怪怪可可爱爱”的复杂青铜器,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像这种人头像比比皆是。”

  此外,最近在3号坑里还发现了比较完整的黄金面具。

  

\

 

  四号坑:发现象牙、铜器和金器

  四号坑用火的痕迹非常明显,有象牙被烧得一塌糊涂,完全糟朽了。四号坑目前基本上是黄的,已经是生土了。出土的东西主要是以象牙和小件的铜器和金器、玉器为主。没有发现大型青铜雕像和容器,出土器物有玉器、玉琮、金沙风格的玉凿等。而这种风格、材质的玉凿,以前在一号坑、二号坑没见着,也说明这个坑的时代有可能跟金沙差不多。再加上坑的碳14测年已经出来,感觉这个坑在8个坑里面是比较晚的,可能到了商末周初。

  “四号坑里面一个重要发现,是发现了三件扭头跪坐人像。人的面部表情和雕塑风格的也是唯一的。这应该是四号坑除了丝绸以外最大的一个发现。这样的铜人有三个,我们推测它是一件组合型器物的一个器座或者是底座。”

  此外,三、四号坑出土金器比较多,尤其是金带。这种金带,以前的一号坑和二号坑是不太出的。金沙曾出过几字型的金带,推测是镶嵌在木器边框的装饰。这也从另一方面也印证了四号坑的年代可能跟金沙非常接近,商末周初甚至进入西周初期都有可能。据初步统计,差不多有30多根这样的金带散落在四号坑。

  五号坑:金箔难道是“巫师行头”?

  五号坑是最小的一个坑,但这个坑带来的惊喜也不小。黄金、象牙器、象牙片……应该是象牙器被砸碎成无数片以后,扔进坑里面的。黄金器除了金面具以外,还有大面积的圆形金箔饰的一种分布状况,圆形金箔就跟一角钱人民币差不多大小,中间是穿孔的,这些圆形金箔的分布不是随意的,给人感觉是等距离的,再加上它的穿孔的现象,我们就怀疑这些圆形金箔可能是附着在一件衣服上。如果是这样的话,再加上这个坑里面比较完整的黄金面具,很多人认为可能是一套巫师的行头,巫师做法事的时候戴面具,身上缀满了黄金片,像璎珞似的挂在巫师的身上。

  在五号坑里还发现了那件著名的黄金面具,288克。这只是一半以上,如果说完整的话,应该超过500克。而这已经超过了三星堆最重的一件黄金器——金杖,金杖是486克。五号坑还出土了一件我们称之为鸟形饰的一件金饰,这件器物以前三星堆也没有发现过同类器。此外成百上千片的象牙片,拇指大小,满坑都是,大部分上面都有非常精美的纹饰——云雷纹。

  六号坑:发现了1.7米长的木箱子

  六号坑非常奇怪,东部是空的,西部就有一个1.7米长的木箱子,已经碳化,木箱内侧涂有朱砂。“最近在木箱的西侧,箱底的边上发现了一件玉器,这是一件玉刀,又是一种金沙材质的玉器。所谓金沙材质的玉器,都是颜色是比较鲜艳、比较偏红暖色调的,跟一号坑、二号坑的大部分玉器材质是不一样的。也说明这个坑的年代可能比较晚。同时它打破了七号坑,从地层关系上来说,也说明六号坑的年代是比较晚的。”

  七号坑:密集的大根象牙已出现

  由于被六号坑打破,七号坑的发掘清理工作是比较晚的,进场也比较晚。但到目前为止,密集的大根象牙已经开始出来了。象牙保存的状况也是非常好的。对于七号坑、八号坑,央视8月份还将进行一次直播。总的来说,七号坑也非常有可能跟三号坑一样让人瞠目结舌,而且埋藏的现象也差不多。从象牙之间的缝隙已经可以看到很多铜器、玉器露出来了。

  八号坑:大量大型铜器开始露头

  八号坑性质比较怪,上部是很多建筑的垃圾,比如墙体倒塌的红烧土块,还有木柱子倒塌的被烧过的痕迹。此前以为的“石地板”上面发现有穿孔,现在判断它可能是一件巨大的石磬,宽度超过一米。在八号坑清理现场,摄影师拍了一张照片称之为“扎心”,刚好红烧土块是个心形,旁边有一个青铜的戈。

  八号坑到目前为止出的东西都比较碎小,很多都是神树的残枝,黄金器不少,金叶发现了好几十件,应该是悬挂在神树上的。“不过提前剧透一下:大量大型的铜器已经开始露头了,巨大的神坛已经出来了,八号坑的物探或金属探测也非常密集,显示跟三号坑差不多,红彤彤一片。” 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 摄影 张杰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照片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223
邮编:710061, 电话:029~68999207,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493号航天大厦5层
运营:西安商网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