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事热点 > 正文

我是如何被美团“绑架”并不断“杀死”的?

日期:2020-12-30 15:50:56     西安商网   编辑:杜格丽
导读:作为外卖系统的另一端,我们这些小商家和这些骑手兄弟一样,同样被困在系统里。只不过,骑手们被压榨的是体力,我们被压榨的是利润,大家都被美团们绑架无法逃出。
  前一段网上有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作为餐饮从业者,这篇文章我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故事讲的很真实,情感也很真挚,外卖骑手确实日复一日被时刻跳动的时间催促着不停奔跑,被外卖网站以系统的名义驱动压迫。

  其实,作为外卖系统的另一端,我们这些小商家和这些骑手兄弟一样,同样被困在系统里。只不过,骑手们被压榨的是体力,我们被压榨的是利润,大家都被美团们绑架无法逃出。

 

\

  (外卖小哥确实很辛苦)

  01

  我老家是甘肃的,在北京开拉面馆的很多都是我们一个县的老乡。2014年,机缘巧合下,我在北京光华路东口开了一家拉面馆。

  光华路这个地方有很多写字楼,白领们中午吃饭是一个大市场。开业前我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对门店进行了彻底的装修改造,专门从兰州请了正宗的大师傅,并对饭菜口味和出餐流程做了改造,以适应顾客的口味和就餐上的速度要求。

  因为味道正宗,出餐快,价格实惠,我的这家店一开业生意就不错,周边写字楼的白领们都爱过来解决午餐,就连还有段距离的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们有时候也专门打车来我这吃饭。工作日的中午,吃饭的人排队能排到几十米开外,店里连厨师带服务员经常忙的不可开交。

  (我光华路的拉面馆一开业生意就很好,每天中午顾客要排很长的队)

  20015年,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兴起,作为北京CBD的光华路,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几家的业务人员在街上拉人下载他们的系统。当时,这些平台对顾客的补贴很多,有时候顾客吃一顿饭花的钱可能只有原来的一半甚至更少,慢慢地不断有顾客来了店里都会问我们能不能在美团上点外卖。

  说实话,美团和饿了么不断的兴起对我们这些小饭店当然有影响,财大气粗的平台不断的补贴对到店消费的客人影响很大,特别是对我们这种主要做工作简餐生意的饭店影响更大。2014年刚开业的时候,工作日我的饭店每天的营业额约有1.3万左右;一年多以后,在口味和服务基本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店里的堂食营业额降到了1万左右。

  不接入外卖平台眼看就是吃亏,再加上那时候外卖平台的业务员也三番五次到店里轰炸游说,反复向我描绘未来的前景,并且说“我们美团有的是钱补贴,未来一定会垄断所有市场,那时候再和我们合作可能条件就不一样了”。

  在几经考虑后,我明白了我们这些餐饮小老板是抵抗不了美团们所营造的大趋势的。终于在外卖平台开始兴起的2015年,我们店也选择加入了美团、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体系。

  02

  但是,上线容易,适应难。

  以前虽然周边的顾客叫外卖我们也送,但一般会优先安排好店里的生意,等不太忙的时候再由我们的服务员骑车送餐。但是接入系统后,订单时时蹦出来,不但有出餐时间的考核,还有线上品质的评价。拉面带汤汤水水,本身就不好打包,时间长了不及时送到味道也会变差。

  为了适应美团的外卖体系,我们全店上下做了很多探索,对整个店面做了大量的改造。

  为了增加外卖的出餐速度,我们对后厨和取餐处进行了改造,还专门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并增加了专门的服务员负责打包和接送骑手;为了保证口味,我们还买了专门的餐盒以适应拉面的配送;此外,你要想让你的店面在美团被人注意到,还要在美团做促销活动,投钱做广告,参加竞价排名。

  这么算下来,为了接入外卖,前前后后我也投入了四五万块钱,但是总算成功“入网”。

  当然,我们店里接入了除了美团外还有饿了么、百度外卖等系统。虽然各家政策不一,但扣点基本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平台对顾客的补贴也都是由他们自己出,我们作为商家并不需要为些买单。

  渐渐地,平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下载的顾客和接入的商家越来越多,顾客们也习惯了在办公室或家里点外卖等着送餐上门。我们店外卖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两年后,店面营业额中已经有到40%左右是外卖。

  当时,百度外卖已经被饿了么收购,美团也完成了对大众点评的整合,市场上只剩下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外卖平台。美团的业务员再三向我表示,要我们停了和饿了么的合作,只和他们美团合作。

  他给我的理由是,美图的市场占有率高,背靠大树,以后的补贴力度会更大,并且大众点评也是他们家的,在顾客口碑的管理上会更加方便。如果只和他们家合作他们给的好处也很多,而如果选择了其他家,他们家就会停止与我们的合作。

  于是,我再次做了个决定,停止了与其他家的合作,只和美团合作。

  03

  果然如业务员所说,美团财大气粗,每天的促销活动活动也使外卖业务量上升很快。我的店里美团的外卖订单也越来越多,到2017年的时候,每天平均1万元的营业额中,外卖占到了3000-4000,

  另外,美团的商家系统也越来越完善,覆盖了业务前端、财务和后端供应链系统,我们的收入、开支、采购、加工、销售等所有的数据和流程都是在这个系统上完成,数据也都在系统上留存。

  2017年的一天,我在算账时突然发现,虽然外卖业务的营业额还可以,但实际进账却大打折扣,扣除一直在做的竞价排名支出,到手的钱也就有营业额的一半左右。细究之下我才发现,在完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美团的扣点在不断的悄悄地上涨,综合算下来已经达到外卖营业额的15%-20%。

  这就有大问题了!

  以当时我的店为例,每月30万元左右的营业额,按60%的毛利计算,会有18万左右的毛利。200平的店面每个月的租金6万,炒菜师傅加服务员总共12个人工资大约6万。水电气员工宿舍等约2万,营销费用5000元左右。

  30万的营业额中美团约有11万元,如果是7%左右的提点,7700元的支出,这样算下来每月会有2万元多元的利润;但如果美团的提点提升到20%,那11万的外卖营业额就要给美团提点2万元,就是说,本来是利润的部分全部被美团提走了,我辛辛苦苦干一个月,等于给美团打工了。

  当我将美团这种擅自提高扣点的行为向美团的业务经理提出抗议后,业务经理给的回复是,美团合作点位会根据市场情况做出调整,具体的调整政策不会用以书面形式通知合作商家。

  对于美团的这种说法我非常无语,但这时候想退出已经是欲罢不能了。

  一方面,外卖确实对实体店冲击很大,如果只有堂食业务,像我这种快餐店很难支撑;

  另一方面,这几年来,我店里在业务流程和人员配备上都在配合外卖业务,店里几年来的数据都集中在了美团的体系里,如果贸然停止短时间内对营业额的冲击会更大。

  就这样又撑了一年后,房东要涨房租,美团要涨扣点,焦头烂额的我无奈之下只好把门店转让了事。

  但是虽然门店关了,我此前在美团里预存的推广通的余额却退不出来,按美团的规定,如果要退钱就需要商家提供倒闭的证明,对于商户来说,去哪弄倒闭证明啊?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剩余的2000多元钱最终也没要回来。

  04

  在领略了美团的手段后,我开的第二家店决定远远地绕开美团,不再和他们合作。

  我的第二家店在兰州拉面的基础上增加了炒菜,主要客户是周边小区的居民。我主要只做堂食生意,即使有一部分外卖也是由店里的员工送餐。

  但是整个市场的环境早已发生了变化,美团培养的消费习惯深入人心,不但点外卖成为一种习惯。消费者出去吃饭前先看一下老客户的点评也成为一种习惯。

  这时候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垄断的威力完全发挥了出来,我没有和美团合作,就导致我的门店在美团系的所有应用里都完全不存在,包括美团外卖、美团美食、大众点评,在所有和美团有关的应用中,我的门店是个黑洞。

  虽然到过我店的顾客对我们店的口味都赞不绝口,但我店里所有的顾客来源全靠路过看到和老顾客之间的推荐,新顾客获取非常困难。

  撑过一段时间后,我终于还是屈服了,只能选择和美团合作。

  2020年1月份刚过,疫情直接导致门店不能开门营业。这时候美团的作用显示了出来,我们只能靠着外卖订单强撑渡日。

  也许是疫情让美团自己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巨大作用,2月份开始,美团的提点就又开始上涨,由不到20%开始上涨到22%,后来又再次上涨到25%,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抢走了我门店的几乎全部利润,疫情期间只能咬牙强撑。

  但是美团不仅仅只甘心薅这一点羊毛,更多的骚操作开始层出不穷。

  2月份的时候。我赫然发现我的门店参加了好多优惠活动:满25元减3元,满40元减5元,第一次下单配送费立减X元,美团红包使用等等,这些活动中除了很少部分活动是我知道的,大多数我并不知情。要知道,这些所有的活动产生的费用,大多都是由商家承担,美团只会承担非常少一部分。

  以我上面的活动为例子,如果顾客下单50元,参加满减活动,扣除5元,第一次下单配送费再减3-5元,顾客再用一下美团红包再减5元,除了所有这些促销费用大多都由商家承担外,美团拿走销售额20%多的抽成,最终商家到手的只剩下20多块钱。这些钱别说利润了,有时候原材料成本都不够!

  虽然经我多次反映以后,这种欺骗性地强加的促销活动的情况有所好转,但是仍然是趁你不注意就悄悄地给你加塞。

  就在前几天,我赫然又发现美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自己做主给我加上了促销活动。以上图为例,顾客消费50元,除了我自己设定的满50减5元的活动外,还被强制承担了3元顾客红包。在扣除这些费用后,再按照20%收取提点,最终50元的单子收到我手中只有34元。

  05

  我的老乡很多都是在北京做拉面生意,我们这些拉面店的小老板每一次聚会主题最终都会落在对美团的压榨大倒苦水上。疫情本来就给餐饮企业很大的打击,美团的压榨使大家更是雪上加霜,就我知道的,我周边做餐饮的,今年之内就有将近10家店面关门。

  看着名目繁多的优惠政策,那么美团是不是通过压榨商家把实惠带给了消费者呢?

  实际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羊毛出在羊身上,既然美团拿走那么多提点,那一些商家就提高外卖价格。有经验的商家都会将线上外卖产品的定价定的比堂食价格高出不少,这样才能保证在减去促销、扣点后能有基本的利润。这也就是这些年来为什么顾客感受到餐厅的价格越来越高的原因。

  对于商家来说,房租成本是最为重要的成本之一,但是有一些专门做外卖业务的小商家,随便租个民房,没有招牌,没有门店,逃避卫生、市场等部门的监管,专做外卖生意,这样成本当然会低很多。但是这些商家给消费者能带来什么样的产品呢?实在要打个问号。

  对于上述两种行为美团不知道吗?美团当然非常清楚,不过这些都是不影响自己利益的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会去管。但是一旦是影响自己市场份额的重大事件,美团却无所不用其极。

  疫情期间,利用疫情给商户带来的打击,美团疯狂地强迫商户签订独家,如果商户不答应,美团会通过提高扣点,缩短配送距离、将门店位置下沉等方法逼迫商户就范。在明显拥有市场垄断地位的美团面前,几乎没有商户能够扛得上这种压力。

  诚实的商家在美团中无法生存,善于弄虚做假,欺骗顾客的商家却能大行其道;采用开放态度的商家不能存活,只有选择依附于美团的商家才能生存,这就是美团给市场带来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

  外卖业务是一个三方交易过程,顾客通过美团在其平台上选择商家下单,将钱支付给了美团;商家负责将产品做出来,骑手负责送货。这其中,任何问题都由美团评判将责任划分给其他各参与方,整个流程中获利最大的美团却不用承担任何责任,闷生大发其财。

  美团还在不断扩张,我们这些小商户们却被美团绑架别无选择。退出美团没有生意是死路一条;不退出美团,被长期压榨仍是死路一条。

  看前一段时间美团的业绩发布会的新闻,外卖还是美团收入的主要部分,第三季,外卖为美团带来了207亿元收入,增长了32.8%。美团的老板王兴身价已经达到了110亿美元!

  看着网上王兴老板意气风发的样子,我眼前突然浮现出了我那几个老乡在疫情和美团的双重压迫下关店后带着老婆孩子一家人离开北京时那让人不忍直视的背影。

  来源:牛刀财经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9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223
邮编:710061, 电话:029~68999207,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493号航天大厦5层
广告运营:西安商情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