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陕西省重点综合性门户网站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正文

守护文化根脉 澄城特大盗掘古墓葬案侦破纪实

日期:2018-01-11 11:21:13     西安商网   编辑:张玲玲
导读: 2017年年底,在公安部发出7道A级通缉令的强力震慑下,澄城“11·25”特大盗掘古墓葬案又有3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

 

  2016年11月26日,澄城县公安局民警在刘家洼村墓地盗洞附近发现的作案遗留物。

  

\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在澄城县一个垃圾场,犯罪嫌疑人谢胜利在办案民警押解下指认作案工具丢弃点。

  陕西国有可移动文物总数位列全国第二,是名副其实的文物大省。

  多年来,三秦大地上涌现出一批无偿向国家捐献文物、多少年如一日守护文物古迹的先进人物和先进群体。多少名公安民警默默地、机警地守护着三秦大地上的文物古迹,全力以赴保护民族记忆,守望精神家园。

  2016年11月25日晚,澄城县公安民警接到群众报警后,第一时间赶赴古墓葬盗掘现场展开侦查,追捕犯罪嫌疑人,追缴被盗文物。

  2017年年底,在公安部发出7道A级通缉令的强力震慑下,澄城“11·25”特大盗掘古墓葬案又有3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截至目前,仍有公安部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的3名犯罪嫌疑人未到案。他们是:张世刚、魏兴胜、李新生,均为山西籍人,男性,年龄分别为46岁、46岁、53岁。

  这是澄城县有史以来涉案犯罪团伙和人数最多、盗掘文物等级最高且数量最多的一起特大盗掘古墓葬案。警方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此案历经一年多的侦查追捕,共打掉文物犯罪团伙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54人,上网追逃41人,扣押、冻结涉案赃款630万元,扣押作案车辆16辆,追缴被盗文物402件。追缴的被盗文物中,国家一级文物12件,国家二级文物15件,国家三级文物62件,一般文物313件。

  一年多来,从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村墓地的几个盗洞开始,这起特大盗掘古墓葬案的迷雾被层层拨开。

  群众举报,抓获3个作案团伙

  2016年11月25日晚11时许,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澄城县公安局王庄派出所接群众报警:王庄镇刘家洼村四组的农田中有多人聚集,疑似盗墓。

  11月的关中已是深秋,寒气袭人。正在值班的4名民警迅速赶赴现场调查。黑暗中民警与十余人碰了个正着,这伙人顿时乱了阵脚,慌乱中拿着盗墓工具负隅顽抗。民警们没有退缩,展开激烈搏斗,但因寡不敌众有两名民警不幸负伤,这伙人乘乱仓皇逃离。

  这里本是一片耕地,缘何有人觊觎?竟然还敢大打出手,打伤办案民警,此案引起澄城县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第二天一大早,澄城县公安局局长薛水镜指令抽调刑侦、禁毒、王庄派出所等警力成立“11·25”专案组。“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全力侦破此案。”一声令下,专案组迅速开始行动。

  “我们在现场发现了3处盗洞,据一同前去的文物专家说,其中1个盗洞再有不到1米就挖通了。盗洞周围的地面上,有遗留的铁锨、洛阳铲、探杆等作案工具,还有玛瑙珠、矿泉水瓶、食品塑料袋等物。”澄城县公安局禁毒文物大队民警吴松涛回忆说。

  在现场搜集的物证中,一个印有“阳光生活超市”字样的白色塑料袋,引起办案民警的注意。“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因为澄城县没有这个名称的超市,我们将侦查方向划定到我县东邻的合阳县。”澄城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大队长袁红权说。

  办案民警当即前往合阳县,以阳光生活超市为中心,辐射周边住宿、餐饮等门店进行调查走访。功夫不负有心人,办案民警最终在一家旅馆发现,在此住宿的山西省洪洞县农民李怀亮形迹可疑。

  “他们一起来了6个人,身份证上的地址都是一个地方。那几天总是昼伏夜出,很神秘。”旅馆老板回忆说,“这几个人连着几天深夜开车外出,每次走之前都要忙活一阵,好像是找什么东西遮挡车牌。”通过旅馆老板透露的这些细节,办案民警推测,与李怀亮同行的其他5人可能是犯罪同伙。

  2016年12月8日,办案民警火速赶往山西省展开收网行动。李怀亮的同伙王洪奎在山西开往北京的列车上被抓获,成为到案的首名犯罪嫌疑人。次日,在山西临汾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办案民警将李怀亮、师星星、贾玉荣等3名骨干成员一举抓获。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团伙的‘上线’名叫王张红,负责组织协调李怀亮、杨华威、张腊红3个盗墓团伙在王庄镇刘家洼村具体实施盗墓。王张红上面还有出资人,名叫张世刚,目前正在全力追捕中。”办案民警对记者说,当时专案组意识到,这几个层级结构严谨、分工明确、涉案人员大多来自文物犯罪高危地区的盗墓团伙,专业化程度很高,作案手段非同一般。

  得知“下线”被陕西警方逮捕,组织者、山西省洪洞县人王张红打起了“捞人”的主意。就在他试图通过多方关系实施“捞人”计划时,参与“捞人”的7名犯罪嫌疑人不但在陕西碰了钉子,而且全部暴露在警方视线之中。2016年12月18日,专案组民警在西安将7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2016年11月11日至21日,他们3个团伙先后在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村实施盗墓。通过倒卖文物,王张红共获赃款525万元,并将赃款分给参与作案的其他犯罪嫌疑人,这些犯罪嫌疑人根据不同分工,所得赃款数额从1万元到50万元不等。

  至此,由王张红组织的3个团伙的成员组成及所盗文物去向水落石出。

  可是,令警方困惑的是,这3个团伙的作案时间及其他诸多作案行径,与11月25日报案当天的具体情况并不吻合。难道,还有另一盗墓团伙?这伙人又是如何得知澄城县一个不知名的村子里有古墓葬呢?

  抽丝剥茧,追缴12件国家一级文物

  盗墓组织者王张红供述了信息来源人——贾玉荣。

  王张红交代,在一次饭局中,贾玉荣跟他说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村有古墓葬,他曾经去探过。

  同是山西老乡,王张红从贾玉荣处得知古墓消息。那贾玉荣的消息又是从何而来?他与澄城县哪些人有瓜葛?

  “引狼入室”的关键人物是澄城县的贾生文。他多年来一直从事文物倒卖,对墓葬、古董等颇有兴趣,也结识了晋陕两省的不少盗墓贼和文物贩子。当他听说良周遗址就位于陕西省澄城县良周村,便琢磨着遗址附近可能有古墓葬。2016年3月,他和另一名澄城县人谢胜利勾结贾玉荣到澄城县踩点探墓,将目标锁定在了刘家洼村这个靠壶梯山、临鲁家河的风水宝地。

  3月的黄土塬上,平静而空荡。因害怕行迹暴露,这几人不敢行动无功而返,但盗墓这个疯狂的念头在他们罪恶的心灵深处“野蛮生长”。

  终于等到七八月间,玉米成熟了,以天然的玉米屏障为掩护,贾生文、谢胜利伙同贾玉荣等人,再次进入刘家洼村。

  经审讯,贾玉荣交代了2016年3月至8月间,其在犯罪嫌疑人魏兴胜、马文生的组织下,伙同澄城县安里镇郊城堡村村民贾生文、安里镇东富庄村村民谢胜利在刘家洼村一带探墓、盗墓的犯罪事实。

  这一次,他们带来了更多的人,做了充足的准备和细致的分工。山西籍人魏兴胜、马文生等6人负责提供作案工具、制造炸药,澄城县本地人贾生文、谢胜利负责内应、提供食宿、向导及人员接送,贾生文还负责用这伙人私自炒制的炸药放炮打洞。

  他们得手了。8人盗掘古墓葬一座,盗得青铜鼎、青铜簋、青铜鬲、青铜编钟等大件青铜器27件,青铜矛、青铜环、玛瑙珠等小件青铜器若干,每人分得赃款均在50万元左右。

  尝到甜头的贾生文看着没用完的炸药,又心生贪欲。几天后,他叫来了谢胜利和自己的弟弟贾生武。这个新组成的团伙再次前往刘家洼村探墓盗墓,炸开另一座大墓。

  这一炸,炸出石磬、青铜鼎、青铜簋等文物30余件,其中12件是国家一级文物,包括2件带盖青铜簋和一组10件青石编磬。据了解,这组青石编磬是目前全国出土最完整的。

  一次性盗取如此之多国家一级文物的案件,在澄城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教导员李西红21年的从警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为自己能参与破获这样一起大案而骄傲,然而,说起抓捕贾生文的过程,他至今还有些后怕。

  2016年12月底,李西红带队侦办贾生文专案。他回忆说:“案发后贾生文一路向北逃跑,最终我们在陕北靖边县的一个建筑工地发现了他的踪迹。当时,夜间气温在零下20多摄氏度,我们只有4个人,要搜查的厂房面积特别大。我们爬到墙上往院子里看,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我从墙上跳下来时隐隐约约看到墙角有个影子晃动了一下,伸手一摸竟摸到一个人的脑袋,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此人正是要抓的犯罪嫌疑人贾生文。当时,他躲在层层缠绕成圆圈状的电缆中间。

  审讯进行了整整3天3夜。第4天凌晨3时,一直沉默的贾生文终于开了口:他将所盗得的一件带盖青铜簋和两件龙纹铜环藏匿于家中院内;同伙谢胜利将盗得的一件带盖青铜簋、一组10件青石编磬和两件龙纹铜环也藏匿于家中院内。其余文物都已卖给了文物贩子。

  贾生文、谢胜利倒卖文物所获的赃款分别为150万元和130万元,贾生武分得赃款20万元。贾生文的妻子和儿子因包庇和隐瞒违法犯罪所得,已构成犯罪,他们携带70万元赃款潜逃,目前仍未归案。

  “11·25”案件牵涉的团伙越来越多。根据到案人员的供词和一系列物证,王张红3个团伙的作案时间是2016年11月11日至11月22日,贾生文团伙探墓掘宝集中在2016年3月至8月。也就是说,已知作案团伙都没有出现在2016年11月25日的案发现场。

  办案民警意识到,“11·25”当晚,在刘家洼村墓地作案的另有其人。

  以车找人,“11·25”盗墓者落网

  2017年3月,距离案发近4个月,真相还笼罩在层层迷雾之中。

  谁才是2016年11月25日真正的盗墓者?这个巨大的疑问埋在专案组每位民警的心中。

  根据案发当晚发现的作案车辆轮胎痕迹,一位对汽车颇有研究的办案民警判断出了嫌疑人驾驶车辆的车型。专案组决定以车找人。

  “整整一个多月,每天从早上8时到深夜,我们一直盯着全县的视频监控录像找嫌疑车辆。”澄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城关中队中队长李东波回忆那段时间的工作说,“当然也有收获,最后我们将范围缩小到十余辆车。”

  警方大胆设想,这些盗墓团伙之间会不会都来自山西省洪洞县?考虑到该县文物盗掘倒卖圈子里的人彼此之间应该熟悉,办案民警让已经到案的犯罪嫌疑人辨认划定可疑车辆。最终,其中的5辆车被锁定,范斌斌、张凯平、樊勇等山西洪洞县人进入了警方视线。

  然而,寻人的过程并不顺利。“我们找到这些车辆的时候,发现车辆早已被卖掉并且完成过户,现在的车主根本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而且,这些犯罪嫌疑人往往都有好几个车牌号,频频更换。他们还会在作案过程中安排多辆车分段接应,共同完成文物的转移,查找起来非常困难。”李东波介绍情况时说。

  4个月后,在警方通缉追逃的强力震慑下,犯罪嫌疑人樊勇于2017年7月投案自首。作为“11·25”当晚作案团伙的首个到案人员,樊勇的供述为案件侦查撕开了突破口。

  樊勇是在范斌斌团伙组织下进行探墓的,在作案过程中负责开车。事实上,2016年11月25日并非是他们第一次实施作案,11月24日他们就曾前往刘家洼村墓地,但是两次均“空手而归”,没有盗得文物。

  2017年8月1日,公安部将犯罪嫌疑人范斌斌列为A级通缉犯。第二天,范斌斌投案自首。据他交代,和他同时实施盗墓的还有张凯平团伙。

  2017年11月10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犯罪嫌疑人张凯平、呼旺旺、吴鹏鹏。同年11月15日,3名犯罪嫌疑人分别在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洪洞县公安局投案,如实交代了其犯罪事实。

  李东波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事实证明,我们之前锁定的5辆车里只有1辆不是犯罪嫌疑人所乘。”李东波说,“那一个月在视频‘海洋’中寻找目标的功夫没有白费。”

  至此,“11·25”案件案发当日的情况基本明朗。

  2016年11月24日和25日晚,范斌斌团伙、张凯平团伙到刘家洼村墓地实施盗墓,但“一无所获”。25日晚,接到报案的澄城县公安局王庄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张凯平团伙与民警发生冲突,之后四散逃跑。慌乱之中,范斌斌团伙未找到接应车辆,挤上张凯平团伙的车辆逃离现场。

  2017年11月,距离“11·25”案发近一年,这起由村民报警进入公安视线、牵出跨省系列团伙犯罪的盗掘古墓葬案成功告破,主要犯罪嫌疑人被缉拿归案。

  “这些犯罪嫌疑人猖狂到什么程度?”回忆起“11·25”特大盗掘古墓葬案的侦破过程,澄城县公安局副局长郑福海情绪有些激动,“就在我们已经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工作之后,居然还有盗墓贼在打刘家洼村墓地的主意!”

  据了解,从2016年11月11日至21日作案的盗墓团伙处得到刘家洼村古墓葬的信息后,同是山西洪洞籍的另一盗墓团伙曾在2016年12月5日至10日前来探墓。

  经查,本案共涉及8个犯罪团伙,作案成员达100余人。自2016年7月至11月间,这些犯罪团伙共盗掘作案30余次,盗掘古墓葬18座。

  但是,“11·25”案件中公安部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的犯罪嫌疑人中仍有3名迄今未到案,其中包括作为犯罪团伙头目之一的张世刚,这给被盗文物的追缴带来困难。

  “倾全局之力开展追逃、文物追缴工作,把抓捕主要犯罪嫌疑人与追缴文物放在同等重要位置。只要有一人在逃、一件文物流失在外,我们就绝不收兵,这是我们公安机关义不容辞的责任。”澄城县公安局政委康平代表局党委立下军令状。 (图片均为澄城县公安局提供)

  来源:陕西日报(记者 韩岩 见习记者 李羽佳 孟珂 通讯员 乔峰)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6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23号
邮编:710065, 电话:029~61865116,63685118,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丁白路96号
广告运营:西安商网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辰玮律师事务所 周晓峰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