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西安商网   客服QQ:564339445 客服QQ:846865025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陕西省重点综合性门户网站
全国免费客服热线:400-6622-571
    当前位置:首页 > 一线传真 > 正文

商洛一包工头垫数百万修路 却迟迟未拿到工程款

日期:2017-07-13 08:37:09     西安商网   编辑:杜格丽
导读:商洛市商州区黑龙口镇秦岭铺村至西安市蓝田县葛牌镇之间,有条秦葛公路,是商州区一条出境路,修通这条路可解决商州西片区近8万人往返西安的问题,曾被列入2009年商州区政府工作报告为
  ■曾是2009年商州区政府工作报告“十件实事”之一

  ■为赶工期,未立项未招投标便开始施工

  ■修好的路如今缺乏养护几近荒废,包工头却仍为讨要工程款奔走

  新闻背景

  商洛市商州区黑龙口镇秦岭铺村至西安市蓝田县葛牌镇之间,有条秦葛公路,是商州区一条出境路,修通这条路可解决商州西片区近8万人往返西安的问题,曾被列入2009年商州区政府工作报告为民办十件实事之一。2009年,秦葛公路在未立项的情况下仓促上马,由包工头林枝民垫资700多万将路修通,然而,道路竣工后却一直拿不到足额工程款,导致个人举债数百万元。

  为了弥补资金缺口,商州区几个相关部门曾采用违规拆借资金、重复申请项目等手段,但这个“窟窿”至今仍未堵上。

  在秦岭大山深处,一条绵延5公里的盘山道路连通了商洛商州与西安蓝田,这条道路便是秦葛公路。

  今年55岁的林枝民是商州区三岔河镇人,8年前,作为修建该公路的包工头,他垫巨资给国家修路,然而却因项目先建后未能立项而无法拿到项目资金,至今身背数百万元债务,讨要未果。而更为难堪的是,道路早于2010年修好,如今却因疏于管理,几近荒废。

  公路现状

  路边杂草丛生 路面凹凸不平

  7月5日,记者和林枝民重走了这条秦葛公路,这条路位于大山深处,经商州区黑龙口镇秦岭铺村(最终实际起点为三岔河镇)至蓝田葛牌镇,路面为砂石路,有近3公里是沿着沟道修筑,靠沟道修有挡墙,由于缺乏养护,路边杂草丛生,被水冲过的路面凹凸不平。另外3公里道路为盘山路,凿山开辟修建,一直通到山顶,与蓝田县葛牌镇相连。

  再次走上这条道路,林枝民感慨万千,2009年是他垫资700多万,领着40多名工人,在大山深处奋战一年多,修通了这条道路。快到山顶时,车辆停了下来,林枝民打开车门,站在山巅,神情郁郁,目光眺望着远处的盘山道路,不时猛抽几口烟。“说实话当时修这条路,心里满怀兴奋和激情,干劲非常大,现在每走一次都感觉伤心。”

  2009年,商州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为民办好十件实事,其中有一条就是新打通出境路一条。官方给这条道路的重要性是这样表述的,秦葛路起于三岔河镇(当时为乡),与蓝田县葛牌镇相连,秦葛公路是商州区“三纵三横六出境、村村通公路”建设规划的重要内容;是解决辖区内断头路、迂回路、无出境公路实际,实现“十一五”全区乡乡通公路,路路相连接,群众出行方便、快捷、安全目标的重大举措。打通秦葛路,既能方便附近三岔河康家河流域2000人的出行问题,又可实现全区西片区近8万人的便捷出境问题。

  秦葛公路尽管全长只有5.75公里,但逢山开路、遇河架桥,施工难度非常大。在山顶交界处,蓝田那边为水泥路面,路况较好,而商洛这边为砂石路面,鲜少看见行人和车辆。林枝民回忆,当初在道路踏勘时他曾无数次翻山越岭,同技术人员一同踏勘线路,大家被山上的荆棘划的全身是血印子,放炮、开山、碎石,在绝壁之间修凿了这条道路,一公里代价100多万元,没想到现在这条道路快要荒废了……

  “我们多名技术人员钻入深山进行线路踏勘,花费了一个月时间将施工图设计出来。”商州区交通工程设计室张涛说。

  从当时的施工图设计上,华商报记者看到,任务依据写着“商洛市商州区人民政府王书正王区长(时任商州区副区长)指示”字样。该公路按照山岭重丘四级公路设计,道路全长5.75公里,路基宽度6.5米。由于路线所经地域狭小,山大沟深,又加之小河穿境而过,设计和施工难度较大。

  纠纷探源

  为赶工期未立项便施工 市、区交通部门阻挡未果

  这么重要的一条道路缘何变成这样?事情还得从8年前说起。林枝民当年在当地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包工头,在建筑圈内名声也颇好,事业干得正顺,积攒了数百万的财富。2009年,商州区政府拟修建三岔河镇与蓝田县葛牌镇过境道路,他的工队因信誉好,施工经验丰富,再加上他系工程所在地当地人,便于协调拆迁、理赔等因素,从商州区交通运输局拿到了这一项目。

  2009年6月份,秦葛公路还未立项,商州区交通局刚刚完成了施工图设计,拿到施工图的林枝民,委托陕西昊华项目管理责任有限公司做了工程结算书,工程造价817万余元。随后,林枝民便请了40多名工人进山施工。5.75公里道路2公里多在河沟中,另有3公里多需要开山修路,工程量比较大,“我当时手里有200多万元,借贷了200多万元,雇佣了工人和设备开始施工。”

  2009年,时任商州区副区长王书正召集相关负责同志就关于秦葛路建设召开专题会议。专题会议上明确,由区交通局组织人员勘测尽快拿出设计和工程施工方案,负责申报项目计划,并按照程序尽快招投标,迅速动工实施。林枝民说,实际上他在这之前便带了工人开始施工,并按照区上领导的意见,加快建设进度,所谓的招标程序并未启动。

  按说这么大的项目必须进行立项以及招投标程序,但因项目是重大民生工程,工期紧,在未获得立项批复的情况下,便仓促施工。“项目未及时立项,也就无法进行公开招标。”林枝民说,他也曾有一些担心项目能否批下来,资金投入存风险,但有人告诉他,立项的事情由交通部门申请,他只管加快施工进度就行。

  “施工过程中,市、区交通部门曾出面阻挡,说项目还未立项,让暂停施工,但王书正的意思明确不能停,这是政府工作报告承诺的事情。”林枝民说,作为包工头他当然得听区上领导的意思。随后商州区人民政府督查室下发了督办通知,区政府要求,交通局要加大督促检查,积极调整项目计划,落实项目资金,加快建设进度,确保年内实现秦葛路打通目标:三岔河镇政府要做好与蓝田县葛牌镇道路的接壤工作。

  资金问题

  路修好项目批不下来 政府部门难补资金缺口

  林枝民在施工的过程中,商州区交通局给垫资90万元(时间大约在2010年初),这笔钱是从其他项目中拆借的,是为了保证工程能顺利建设。直到2010年10月份工程建好后,林枝民垫资达到了600余万元。背负着银行巨额债务,林枝民慌了神,他不停找副区长王书正和交通局索要资金,但项目一直批不下来,所以没有项目资金。

  为了解决资金缺口问题,在商州区政府的协调下,以秦葛公路为名义改换申请名称,申请到了通达工程项目,商州区交通局委托商洛市交通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于2011年11月5日对秦葛公路通达工程质量进行了检测,完成了工程质量鉴定报告,依据报告和相关资料,争取到了120万元的项目资金。

  今年7月6日,记者在这份鉴定报告上看到,建设单位为商州区交通运输局,施工单位为陕西九长建设总公司,监理单位为商州区交通工程设计室。外观检测结果为:该路基工程路线平纵技术指标总体满足通达工程设计要求,平面线形顺适,路面基本平整。施工单位之所变为陕西九长建设总公司,林枝民称是他借用了该公司的资质。

  “这120万元资金下来后,由于之前的90万元是其他项目拆解借资金,交通局扣除了90万元,我只拿到了30万元。”林枝民说,在这种情况下,商洛市交通局出面按照每公里10万元,又给补贴了60万元。林枝民累计拿到了180万元,但距离自己垫资的资金还相去甚远,由于无法给工人付完工资,2012农历年底,许多工人自发到政府上访,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之后商州区政府又给协调了10万元工人工资。

  交通部门

  项目从一开始 从上到下都是违规操作

  林枝民说,从2010年之后,他便走上一条漫长的索债之路,他持续找领导要剩余资金,但此时没人愿意再过问此事。

  “为这事我和副区长虽没有闹崩,但此后我打电话他再也不接了,后来他调到了市上工作,这事更是没有下文了。”林枝民后来自己跑门路,联系到商洛市发改委争取农村公路中央预算内资金,他同市发改委一位工作人员和时任商州区交通局局长刘章厚(现任商州区审计局局长)一起到省发改委要项目,在说明了情况后,省发改委同意了拨付中央预算内资金。

  在林枝民提供的一份商洛市发改委关于下达2013年农村公路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的通知,上面秦葛公路变成了康河至蓝商界公路,中央预算内投资250万。中央预算内资金到位后,资金可经过区交通局转入三岔河镇财政所,为了拿到这笔资金,林枝民不得不采用化整为零的办法,因为按照规定,50万以内的不用招标程序,用6个自然人名义领到了这笔钱。

  “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就不会存在这些问题,作为交通局长,我曾劝过他停工。”今年7月5日,刘章厚说,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各种办法都想了,甚至违规拆借其他项目资金。当时他确实以交通局名义往上申报项目,但没有批下来,原因他也不知道。现在的办法只能是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工程造价进行评估,作为遗留问题,剩余的资金由政府想办法解决。听完这话,林枝民也悔不当初。

  “作为这个项目,立项牵扯到林业、国土、环保等各项手续,在没有得到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便开工建设。”刘章厚坦言,这个项目从一开始从上到下都是违规操作,他曾阻止过,为这事和主管区长闹得不好看,“话说回来即便就是要上项目,也需要走招投标手续,并非林枝民个人就可提前拿下这个工程。”对于这一点,林枝民心里也清楚,不过,他说,是因为王区长让他干的工程。

  谁来担责

  是否重复申领了资金 相关部门及人员相互推诿

  一个已经建起来的过境公路项目,为何在当初申请不到项目呢?有知情人称,这样的项目申报需要经过国土、环保、林业等多道手续(因为牵扯到毁林挖山),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就做了未批先建的事情,但后来手续不顺利,这个窟窿再没补上。

  林枝民证实,交通局确实以秦葛公路名义和康河至蓝商界公路名义多次向省交通厅申请项目,但一直批不下来,批不下来也就没有项目资金,至于中间的原因他也不知道。

  干了半辈子工程的林枝民,想不到自己会栽在秦葛公路上,从此背负巨额债务而无法翻身。为秦葛公路项目,至今他还背负银行200多万债务,每年光清算利息都是一大笔钱,压得他喘不过气。算起来,他先后领到了440万,但还有300多万元的工程款没有领到。政府修路不能让个人“买单”吧?

  7月5日,对于这件事商州区交通运输局办公室主任华耀称,当时由于施工难度大,投资大,先后从通达工程和发改委等渠道争取了资金,对于当初一直上报省交通厅未获得批复的原因,他也称,不清楚。“按规定不允许一条道路,两次以不同名称申报项目,争取项目资金。”商洛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称,作为市发改委只负责项目的层层申报,康河至蓝商界公路项目资金应该早都下来了,具体情况可以问下商州区发改局。而商州区发改局投资科张姓工作人员称,他们负责项目的计划下达和项目验收,其他情况不清楚。这位张姓工作人员透露,秦葛公路2013年项目观摩时,他曾走过,是条砂石路,现在的情况不清楚了。

  为了要回剩余工程款,林枝民连续奔波多年,层层反映问题,但都石沉大海。当时为什么急于上项目?又为何项目批不下来?7月8日,时任商州区副区长的王书正(现任商洛市政协副主席)说,秦葛公路是2009年商州区政府公开承诺的十件实事之一,林枝民和交通局都作出了努力,后续可能是工程量超了,产生了扯皮。王书正称,立项的事交通局应该清楚,他不可能管得这么具体,也不可能在没立项的情况下建设,他只对会议纪要负责,现在说是他让先干后立项的,是刘章厚和林枝民推卸责任。王书正还称,当时他让加快项目建设进度是有条件的,就是会议纪要提到的要调整项目计划,而后加快建设进度。对于为什么要调整项目计划,王书正称,时间长了,他记不清了。但他也表示,这件事政府曾给解决过,后来他调走了具体不清楚,他建议得要搞清楚当初谁让林枝民干的?工程到底花费了多少钱?

  昨日下午,记者了解到,就秦葛公路建设过程中诸多违规之举,目前市、区两级纪检部门还没有介入。来源:华商报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6 西安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23号
邮编:710065, 电话:029~61865116,63685118,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丁白路96号
广告代理:西安商情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新庆律师事务所 付涛律师 李贞律师